上回提到,我在5天騎馬之旅的第一天就已經因膝痛和屁股痛,最後選擇下馬步行。雖然是一個退求其次的選擇,但徒步的好處是不需要保持專注,配合馬匹動作平衡,可以盡情觀賞身邊景色和隨意拍照。要是騎在馬背上,只能趁平坦路段小心翼翼地騰出單手拍照。

只有我的馬是由馬伕牽著,真是不詳之兆,證明我的馬是問題份子(圖片來源:柏崙)
只有我的馬是由馬伕牽著,真是不詳之兆,證明我的馬是問題份子(圖片來源:柏崙)
 徒步的好處是可以細心欣賞四周景色,還可以盡情拍照(圖片來源:大昭)
徒步的好處是可以細心欣賞四周景色,還可以盡情拍照(圖片來源:大昭)
當地人畜牧的羊有好幾種不同品種(圖片來源:柏崙)
當地人畜牧的羊有好幾種不同品種(圖片來源:柏崙)

第一天的營地是另一個帖房,當地人為我們準備晚餐,不用自己生火煮食。晚餐是簡單的羊肉麵條和蔬果,飯只有兩盆,一行十幾人每人只分到幾口,對於我們這些城市人來說真的不太夠。我們的帳篷設在帖房的圍欄外,由於晚上很遲才日落,晚上都不察覺時間已晚,真是「不知時日過」。

第一天的營地,我們在帖房的圍欄外紮營(圖片來源:柏崙)
第一天的營地,我們在帖房的圍欄外紮營(圖片來源:柏崙)

第二天一早,有武警前來查證問話,於是我們比預計時間早出發。是日路程甚長,須走大約5-6小時的路,而且包括很多上下坡,對人和馬來說都比較辛苦。這天,馬伕給我換了另外一匹馬,正當我以為這馬應該會比較聽話,卻發現牠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太饞嘴了!每走幾步都急停扭頭吃草,然後抬頭一看自己落後了便急步小跑追前,體重較輕的我在馬背上顛簸得更嚴重,而且牠不喜歡被超越,一看別的馬在旁邊靠近,會發怒推撞兩旁的馬,甚至起蹄踢後方的馬。沒有馬伕牽著,要自主策騎,我唯有更小心地前進,還要花上不少氣力和吃草的馬「博鬥」,看來我真是和「問題馬」有緣!

這天一開始走過小段平緩路之後,來到了卡爾牧橋,橋下的蘇木河洶湧壯闊,對岸的峻嶺就是我們即將要攀越的陡坡。在此小休後,各人牽著自己的馬慢步過橋,然後騎馬攀山。山高路窄,路上大石不斷,在馬背上眺望,山勢更顯崎嶇。我們都不敢鬆懈,緊抓著韁繩,緊記上坡要訣 – 身體前傾,腳稍為向後蹬,隨著坡度平衡上身。這段上坡的路果然陡峭,前方的馬爬坡爬得氣喘不止,但我的馬卻仍然步步有力,繼續邊走邊吃。看來馬跟人一樣有其性格和優點缺點,抵受得了牠因饞嘴帶來的顛簸,牠回報以穩定可靠的步伐,我也開始熟習牠的脾性了。

卡爾牧橋橫跨洶湧的蘇木河(圖片來源:柏崙)
卡爾牧橋橫跨洶湧的蘇木河(圖片來源:柏崙)
各人牽著自己的馬過橋(圖片來源:柏崙)
各人牽著自己的馬過橋(圖片來源:柏崙)
山勢峭拔,沿路多大石,令人不敢鬆懈(圖片來源:柏崙)
山勢峭拔,沿路多大石,令人不敢鬆懈(圖片來源:柏崙)

經過了大半小時的攀爬,終於到達山頂,人和馬都需要休息,同時午餐時間到了。我們走到附近一個河谷處野餐,吃我們前天在市區買的水果和乾糧。這裡的河水源於山上的冰川,非常乾淨,可以放心取水飲用。惬意地午休過後,再經過一小段下坡的路,下坡比上坡感覺更驚險,這時候必須將身體向後傾,馬蹬向前。由於碎石很多,坡度太陡,馬匹都走得步步為營,而我的馬仍然保持速度,非常穩健。

在河谷惬意地午休(圖片來源:柏崙)
在河谷惬意地午休(圖片來源:柏崙)
下坡感覺更驚險,大家都步步為營(圖片來源:柏崙)
下坡感覺更驚險,大家都步步為營(圖片來源:柏崙)

隨後再經過一段山脊,終於來到今日的精華 – 漫山遍野都是花的空中花園,黃色的小野菊、藍色的勿忘我和金黃色的金蓮花千葩盛放。一眾團友在此拍照、賞花賞景,玩得不亦樂乎,馬伕也拿出隨身樂器與眾同樂。而馬兒一見到山嶺上未融化的雪堆,就一個箭步跑去吃雪,據說馬匹身體的溫度比人高,在強烈日照下揹著人爬山對牠們來說也很吃力,難怪都要吃雪降溫。

漫山遍野都是花(圖片來源:小昭)
漫山遍野都是花(圖片來源:小昭)
當地人稱為金蓮花,採集曬乾後可以煮茶喝(圖片來源:小昭)
當地人稱為金蓮花,採集曬乾後可以煮茶喝(圖片來源:小昭)
百花競妍(圖片來源:柏崙)
百花競妍(圖片來源:柏崙)
馬兒一見到雪堆便跑去吃雪(圖片來源:小昭)
馬兒一見到雪堆便跑去吃雪(圖片來源:小昭)
遠處的山嶺有仍未融化的積雪覆蓋(圖片來源:小昭)
遠處的山嶺有仍未融化的積雪覆蓋(圖片來源:小昭)

天色開始轉壞,我們趕緊上馬離開,可是還沒有起步走便已風雲色變,下起雨來。一位團友忙著拿出雨衣來穿,忘了前一天領隊的叮囑:在馬背上不可以打開背囊拿東西,要通知馬伕讓我們下馬才取。雨衣在強風下揚起,馬兒受驚使勁躍起,團友應聲翻滾落地。大伙都嚇了一驚,幸好察看之後沒有大礙,待大家下馬添上雨衣後便繼續起行。雨愈下愈大,天也愈來愈黑,只穿著白天的輕便衣物的我們都又濕又冷,此時更要經過積雪的山坡,在這濕滑的地段很多馬都幾乎滑倒,非常驚險。這時我真感恩我的馬給我信心,不用擔心牠會滑倒。臨近營地前,打在身上的雨變得又硬又脆,原來竟然下起冰雹!這一段路,沒有人說話,都冷得和嚇得說不出話來。然後領頭的馬伕忽然停下,赫見前路被崩塌的積雪淹沒了,沒有辦法只好向山上攀,繞過積雪,然後在近乎60度的山坡向下降落。(後來才知道,後面一匹運送行李的馬在這段路上滑倒跌落山谷!)

烏雲壓頂,下起雨來了,大家急忙離開(圖片來源:柏崙)
烏雲壓頂,下起雨來了,大家急忙離開(圖片來源:柏崙)
下雨、下冰雹,前方還有崩塌的雪堆擋路,唯有向上攀繞過去(圖片來源:柏崙)
下雨、下冰雹,前方還有崩塌的雪堆擋路,唯有向上攀繞過去(圖片來源:柏崙)
連同馬伕二十多人躲在唯一的小木屋內避雨(圖片來源:柏崙)
連同馬伕二十多人躲在唯一的小木屋內避雨(圖片來源:柏崙)

冰雹、塌雪,在同一天的半小時內全經歷了,一輪驚心動魄後終於到達營地,那裡只有一間小小的木屋可供避雨,大家全擠在這個狹小的屋子裡讓凍僵的身體取暖。雨還沒有停,我們又冷又餓,草地全濕了,這一晚要怎麼過呢?

(待續)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新疆騎兵團] 第一天: 還騎得下去嗎?
[Play Yoyo EveryWhere] 緣起 – 她的生命影響了我
Fitz.hk Life生活

Advertisements
分享
小昭
行山20年,行澗6年,攀石2年。外號甩繩馬騮。貪玩程度去到拉傷大腿韌帶仍繼續船河爬石綑邊。堅信香港山水風光不比外國各地遜色,堅持年齡不是限制,心態才是皇道。一日仲行得郁,相信一日都仲大把野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