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kking trip 的最後一天,仆guide 和 okdas 因為回歸十分觀喜雀躍,而我的心情異常沉重… K2 與我的距離愈來愈遠…. (本來我有4500m高嗎…但現在只有3000m左右)

回想當初決定選擇上機,到 Concordia 的暴雪,再跑下山, 再傷膝,到今天。雖然不確定是否被騙,但正所謂人善天不欺… 我應該相信劉華

便已足夠。


不知名粉恐色的止痛丸已經用完,今天要拐著走。

今天的路大都靠山而行,上上落落至少有一條清晰的路。因為 Askole 居民有時會走到這裏。經過一個石造的一個洞,仆guide 說他小時候就和父親在這裏趕馬。

到了午餐地,仆guide 找軍爺要了粉恐色止痛丸。啪了又可以健步如飛。

巴基斯坦的牛大得令人害怕,有香港的三倍。

未己,走到 Askole 的入口處,發現有人開始起閘封山… okdas 和 仆guide 轉眼間走到閘內,經過山泥傾瀉之地又跑跑跑跑跑過去。當然,我這城市人只懂跟腳印走,沒有沙的地方我不會知道他們走到那一個方向。

在另一方向,okdas 和 仆guide與家人相聚, 他們都握手相擁。之後當然是“摺”我發雞盲。既然是最後一天,我又不客氣地投訴說 I walk and walk and I lost my guide.

……

仆guide 的哥哥和姪子帶了一大樽可樂… 我們各人都大口大口喝了一杯

okdas 的哥哥都來了,okdas 的哥哥比 okdas 更ok。他手上有一隻寶石戒指,禮貌地握手。像王子,又像乞丐,有一種阿拉丁的感覺。在這十多天,是人間空氣。

仆guide 說,askole 這幾天下著大雨。到處山泥傾瀉,農作物都壞了。Kashmir 那邊大水浸,Deosai Glacier 有二百人失蹤。在 Askole 大家都很擔心

於是,拿袋的拿袋,說笑的說笑。他們大搖大擺,浩浩蕩蕩地繼續入村。而我繼續在後面跑山。

愈過農田,終於到達營地。

“congratulations!” 一名巴藉導遊搬了一張椅子來。慣常地問 green tea? mill tea?

“milk tea please!” 我飛跑到椅子裏。

天呀,是椅子… 十來天未坐過。

我坐在營地的正中心,喝奶茶。村民用奇異的眼光圍著看。仆guide 說,大家都以為我叫直昇機走了…

終於有水洗衣服,洗腳,洗頭。

德國記者偷偷告訴我,仆guide 其實不是 guide… 他說他多次看見我一人在 glacier,這是十分危險的…

這晚在 仆guide 的家吃飯,家裏不停出現問候 仆guide 的人。晚飯跟其他揹夫一起吃,他們從 Concordia 的厚雪一直開路到這裏,是大家的救命恩人。

一回到人類文明的地方,又要處理一大堆問題。

要處理不停問你拿糖拿錢的小混混

要安排小費,包括那夜有份接應我的揹夫。

還有 Askole -> Skardu 的問題………. 因為山泥傾瀉的問題,車子來不了……

明天會在這裏多待一天……

(待續)

原文載於 POSTCARD852
Postcard852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果屎去巴基斯坦] 劫後 (十六)
[果屎去巴基斯坦] 痛與痛的邊緣 (十五)
[果屎去巴基斯坦] 風雲尋雪路 (十四)
[果屎去巴基斯坦] 逃 (十三)
[果屎去巴基斯坦] 抉擇 (十二)
[果屎去巴基斯坦] 謝雪深 (十一)
[果屎去巴基斯坦] 變幻人生是避無可避 (十)
[果屎去巴基斯坦] 我的開始在這裏 (九)
[果屎去巴基斯坦] 一直在玩命 (八)
[果屎去巴基斯坦] Rolling Stone (七)
[果屎去巴基斯坦] NAMELESS (六)
[果屎去巴基斯坦] 跑山 (五)
[果屎去巴基斯坦] 我唔行啦……(四)
[果屎去巴基斯坦] 公主病 (三)
[果屎去巴基斯坦] 繼續夜片KKH 喀喇崑崙公路 (二)
[果屎去巴基斯坦] 從不喜歡孤單一個 (一)
[世界第二高峰] 巴基斯坦 K2 喬戈里峰 Chogori
Fitz Travel 旅遊

廣告
POSTCARD852
POSTCARD852 - 嗜好通宵工作,進入忘我境界。但自從中了山毒後,假日沉迷跑山和露營等劇烈活動。什至隻身走遍尼泊爾,巴基斯坦等等。開了博客《POSTCARD852》,為一個又一個變態經歷作小小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