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說到,Askole <-> Skardu 因山泥傾瀉,車不能到。要離開 Askole,只能以馬代步。我從來未試過騎馬,今天要在山泥傾瀉的崎嶇山路騎馬7小時,心中只暗暗希望不要墮馬。

第一個難題是上馬。

熟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身型短小精悍,擁有一鼓凡人沒有爆炸力。於是,我便利用這爆炸力,一下右腳踏上腳踏,跨過馬身,再把左腳放到左腳踏。

正當我想威風地掃一掃頭髮之制(雖然十來天沒洗頭),因為腳踏還未調較,腿長不足以跨過馬身踏在腳踏上。我整個人就歪著騎在馬鞍上,幸而 仆guide 在另一邊把馬鞍固定,否則我未出發先墮馬。


騎馬上下山的秘決是,上坡時,手要拉著馬鞍前面,下坡則要按著後面。身體要保持平衡

okdas 的哥哥阿拉丁拉著馬,上山下山,很快,便到了村口。

再見啦 Askole!

在馬上,我向阿拉丁和 Askole揮手。

這個小小的村莊,是喀喇昆侖英雄的召集地,是我這個奇怪的旅程中最平靜的地方。

除了不能控制馬不斷停下吃草之外,行程總算順利。

一小時一小時地過去,一直都是山山山山山山山山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河河河河河河河河河河,我一次又一次不自覺地閉上眼。

在那時候睡著,身體會失平衡,會墮馬,之後滾下山崖,會上新聞。要知道,獨留冰川不死,暴雪不死,滾石掉下不死,而在馬上睡著墮馬滾下山崖死,是多麼丟掉的事。

驚險事情,是要下馬走過山泥傾瀉地帶。

這堆沙,我從來沒法想像人類可以走過。斜坡機乎是90度的全沙地。首先是馬過。它四條腿不定地向前踏,而鬆散的沙泥不斷瀉下。

腿,一直卡在腳踏。經過數小時的煎熬,膝蓋又開始痛。我確實不個如何過去。

我背著背包,側著身,面向山,背包向崖,像螃蟹般,被揹夫一手拉著跑過去。

剛下馬,膝蓋未能適應,腳軟軟,還有點痛。山泥鬆散,沒有踏足點,每一步都不能停下。“路”沒有一人的身位,只能側著身,不斷提腿挖著沙泥。

兩次的螃蟹跑,順利過渡。回頭一望,空氣被我們捲起了沙塵弄起一片混濁。

7小時後到達 Deso…

我的盆骨,被馬鞍弄得痛死了…

坐在這裏等車…

爬 Trango Tower 的三個鬼佬開大餐,而我在這裏吃薯仔 chapatti…

餐廳滿天蘋果樹…

和強國牌大傘…

應該是因為拼音串錯字,所以變成次貨運到巴基斯坦用 (那時在 Skardu 常常看見上下 print 錯的中文字車輛…)

等了一小時,原來我的車已到達,但車匙在車裏 -_-…

正當死鬼佬得意洋洋地上車,我的車先開走了…

車上,例牌要被拍照 -_-

司機在開車期間還可以看智能電話… 方法是,司機踏著油門,仆guide 在後座伸手到前座控制羅盤… -_-

接著是那個世界盡頭的 guide 來電,說要邀請我到他家裏。但時間已經被仆guide 耽誤到旁晚………………

到了 Skardu,已是晚上。

晚上又是例牌沒有熱水…

(待續)

原文載於 POSTCARD852
Postcard852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果屎去巴基斯坦] LET IT GO…(十八)
[果屎去巴基斯坦] 凱旋 (十七)
[果屎去巴基斯坦] 劫後 (十六)
[果屎去巴基斯坦] 痛與痛的邊緣 (十五)
[果屎去巴基斯坦] 風雲尋雪路 (十四)
[果屎去巴基斯坦] 逃 (十三)
[果屎去巴基斯坦] 抉擇 (十二)
[果屎去巴基斯坦] 謝雪深 (十一)
[果屎去巴基斯坦] 變幻人生是避無可避 (十)
[果屎去巴基斯坦] 我的開始在這裏 (九)
[果屎去巴基斯坦] 一直在玩命 (八)
[果屎去巴基斯坦] Rolling Stone (七)
[果屎去巴基斯坦] NAMELESS (六)
[果屎去巴基斯坦] 跑山 (五)
[果屎去巴基斯坦] 我唔行啦……(四)
[果屎去巴基斯坦] 公主病 (三)
[果屎去巴基斯坦] 繼續夜片KKH 喀喇崑崙公路 (二)
[果屎去巴基斯坦] 從不喜歡孤單一個 (一)
[世界第二高峰] 巴基斯坦 K2 喬戈里峰 Chogori
Fitz Travel 旅遊

Advertisements
分享
POSTCARD852
POSTCARD852 - 嗜好通宵工作,進入忘我境界。但自從中了山毒後,假日沉迷跑山和露營等劇烈活動。什至隻身走遍尼泊爾,巴基斯坦等等。開了博客《POSTCARD852》,為一個又一個變態經歷作小小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