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運動回憶(五) 開心男女踢波仔在長洲讀神學的日子,除了學會打籃球,還跟同學仔一齊踢波仔。

難得校內有一個非標準的籃球/排球場,不用訂場、霸場。而且可邊踢邊品嚐南氹的海景。籃球架只有框而沒網,打排球時才在場中央掛上網。旁邊更有幾排的石級觀眾席。

從學生會弄來一個迷你足球,8、9個男女,約定下午5時開波。這玩兒是我們班同學發明的,至今不知有學弟學妹承傳了嗎?

大家從男宿、女宿、圖書館、班房來到,上課或做功課,遊魂或午睡後,來時頭昏腦脹,沒精打彩。有些會換上運動裝束,有些沒有,很隨便的。我們分成兩隊,每隊都有男生,不記得有否熱身,或稍為熱身,便開心開戰。

龍門?兩邊的籃球架下,兩柱中間! 所以也是沒有網的。


雖然兒時有跟男生玩,但是真的沒踢過波。在中小學也沒踢過,體育老師沒教,中學是女校啊。想不到再回校園時,以成熟學生之軀踢起來。起初是從女同學踢球時的尖叫聲,得知我班踢波仔這創舉的。當時我在校內圖書館的最底層閉關,突然某些女球員的呼喊聲,劃破了校園黃昏時的寧靜。

6時一刻晚飯時刻,球員收腳到飯堂開飯,笑面迎人,吃得開懷,我上釣了。

第一次踢得還似樣,總之就是讓我方腳上有球,有球在腳就向龍門進發。傻乎乎的竟然入了兩球,興高彩烈。賽後有男同學在飯枱上打趣的說 : 「Florence, 你有踢波的恩賜!」恩賜(gift)就是「天份」,上帝賜給人特定的才能,來服侍或貢獻教會和世界。當然這「恩賜」沒有列在聖經裡面,我也不真的擅長踢球。回看只覺這片段很好笑。

有次校工炳光哥也加入呢,他是飯堂採購食材的專員。我多次意圖搶他的球,他都巧妙的避過,更是刻意玩弄我吧,用不同的假動作,我完全招架不來。他也常出現在校園的乒乓球室,跟同學切磋切磋。在10月學生會辦的「田徑同樂日」,他也會來山頂道運動場湊熱鬧。大伙兒一起玩樂歡呼,不亦樂乎!

「Florence, 自己帶!」男同學振奮的說。若龍門很遠,我慣於傳給隊友; 若龍門靠近,就會直接射球。自己帶?不明白,也不懂得! 如何一面推進,一面球不離腳? 而且我只會用右腳來踢。看來簡單的動作,原來這樣艱難。真的沒有經驗,缺少操練。

我更踢傷了!「踩波車」也。滑跌坐在地上,左右手肘也擦損了。勝在有護士宿友幫我急救。我表達對傷處的懼怕,她立即把傷口展示給我看,安慰我說:「不嚴重的,不用怕。」是的,我怕的是我想像的東西。當晚有宿友趁機取笑我: 「你這小朋友太頑皮,搞到自己受傷了,要注意一下!」神學生活真難忘。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我的運動回憶(四) 遲學依然很幸福…游水教我的!
我的運動回憶(三) 羽毛球令你想像起飛!
我的運動回憶(二) 打到抽筋的籃球
我的運動回憶(一) 字典上的乒乓球
Florence Leung@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
Florence Leung
初相識的大都以為我讀Sports Science或Science,其實我主修英文。如今成為一名sports writer,妙哉妙哉。我手寫我腳的時候,我感受到上帝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