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時光》

Day 22
單車旅行理應是無拘無束,但我們必須趕及印度簽證過期前到達並離開印度,這趟旅程其實是有時限的。這為翻車受傷的我添上不少煩惱,我在短期內也騎不動車,如果我選擇在廣西休養更久,那麼我放在其他地方的時間就需要大幅減少。老實說我從來也不視兩廣為旅程中的重點,我寧願在西藏逗留一段日子,因此與其在這裡耗時間,我決定直接搭火車到昆明,而Isaac為了要全程騎車則從田林騎過去。

20130708_06502420130708_183444抬著單車搭火車這件事對我這傷殘人士來說是有點吃力,但我憑著個人堅毅的意志連過三關終於到達昆明,還認識了兩名辭職到雲南騎車的朋友。剛到埗時大概才清晨五點,問了附近的間青旅(青年旅舍)都客滿了要等退房,他們就打算騎回火車站附近吃早餐,我勉強以龜速騎在他們後面,以免再撕裂傷口,似乎小心點騎就不覺得痛。我們騎到不同地方,打算找間有位置的青旅,遍尋不果後還是回到火車站附近那間呆等。

20130710_08143320130710_081516

昆明是雲南首府,感覺這裡的氣候跟兩廣是完全不同,以前都是在烈日當空下曝曬,騎車的最大敵人是酷暑,反觀昆明卻是溫暖舒適,後來問人才知道昆明被群山包圍,南臨龐大的淡水湖滇池,因而冬暖夏涼。昆明似乎比南寧先進,樓房都建得更高更現代化,街道較整潔,交通配套也算是完善。不過,因為景點不多而且沒特色,這裡只是背包客的踏腳石,很多人逗留一、兩天就會前往大理或麗江。

我們等到中午,青旅那邊總算有床位,我搬進一個八人間,在這裡我認識了孤身來畢業旅行的潮汕少女小葵和趁假期旅遊、正等待跟老婆會合的寧波人周挺。

20130710_08163920130710_083101我們三人跟其餘幾個背包客一同到樓下吃火鍋,當中有個是感覺以為自己很幽默、不斷開玩笑的那種人,可能大陸人會聽得懂,但我一直都覺得他很煩。他知道我是香港人以後,就開始問我覺得大陸怎樣、幹麼香港人擁有這麼多還要求甚麼甚麼之類的問題,如此尖銳的質詢根本不留半點討論的空間。

我望著桌上本來是清湯和麻辣湯的鴛鴦火鍋,像其餘無數鴛鴦鍋一樣,吃不到一半已經混成麻辣鍋。即使每次都試圖「麻辣湯不犯清湯」,但又有誰能在離席時看到一個壁壘分明的鴛鴦鍋?面對眾多港中問題,我擱下那葉能有毒的生菜,嘗試憶起路上的情義:「我覺得大陸也算不錯,比我想像中好很多,路上遇到的人都很好,昆明也挺美的。」

我懷疑他存心挑起紛爭,竟然不滿意我這真誠答案,定要我說出大陸有甚麼比香港差,我就隨便回答:「是衛生問題吧,街道都多垃圾,也比較髒。」他再追問我還有甚麼,然後就開始講述大陸如何在未來十幾年追過香港、香港淪為二線城市的故事。我必須說清楚,他是我在路上遇過唯一對大陸前景抱絕對信心且極度自負的人,沒有其他人會有這樣的態度。

還好這位人兄吃過午飯後就要回老家,我就跟其他人在市內亂逛。我們就隨便搭了一輛公車,然後找個像樣的地方下車再閒逛,看時間差不多就到附近的Walmart(外國連鎖超市)買些零食和日用品,回去放下東西後又出去夜市吃飯。翌日還去了充滿文化氣息的大學街,路上盡是咖啡廳及書店,還有不少似乎是交流生的老外,算是在雲南罕見的地方。

20130709_18534120130709_190315老實說經歷了二十天的苦騎生活後,這樣的享樂背包生活實在來得合時,而周挺和小葵都是我在旅途上重要的朋友,我們這三個在路上認識的人一同度過了兩、三天的歡樂時光。這段日子更讓我重拾當初的鬥志,只要傷癒我就要直奔大理!

更多:
從香港騎單車到印度 — 田林
FreeWider其他文章
Fitz單車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