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野地區再次受到破壞,呢次係西貢萬宜嘅白腊。

2017年8月初,已經有山友發現白腊嘅岸邊有一大堆泥頭。幾日之後,更加發現原本白腊村嘅大草地無咗,取而代之係一幅有足球場咁大嘅泥地!

原本白腊村有大幅草地 (資料圖片)
草地變泥地 (網友 Eric Chan 圖片)
仲加埋鐵欄 (網友 Eric Chan 圖片)
岸邊嘅泥頭 (網友 Eric Chan 圖片)

網友 Eric Chan 就透過1823向漁護署查詢,佢哋嘅答覆係:

「有關被鋪上沙的地點為白腊村內的私人土地,並非郊野公園範圍;而於郊野公園內的沙灘擺放沙堆亦未違反<<郊野公園及特別地區規例>>,惟本署會繼續留意有關情況並已要求有關沙堆擁有人盡快將沙堆移到村內私人土地內,如本署職員於巡邏時發現其他違例事項,會採取合適跟進行動。

個案已轉介地政總署及規劃署進一步跟進,如有任何查詢,歡迎與我們的職員聯絡。」


不過, 2017年4月,法庭已推翻白腊村「並非郊野公園範圍」呢個決定。因為漁護署早年將白腊村以及其餘五幅土地 (鎖羅盤、海下、土瓜坪、北潭凹及田夫仔) 剔出郊野公園範圍,公眾人士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結果法庭判定署方嘅做法係不合法,並要求漁護署再作公眾諮詢(見《蘋果日報》2017年4月27日)。如今漁護署話白腊村「並非郊野公園範圍」,其實已經違反法庭嘅指引。

講返轉頭,漁護署而家呢個回覆合唔合理都好,破壞已經開始,當地嘅牛已經少咗一幅大草地,遊客亦少咗一個休憩嘅地方。

咁樣究竟算唔算「目無法紀」,就算政府執法,呢啲人又有咩懲罰呢?

呢一刻,我真係唔識講。

我剩係睇到,有人將官地填平,起一座幾層樓高嘅泥頭山,只係被法庭判罰款。罰完錢之後,仲可以將座泥頭山起個高爾夫球場,然後政府不聞不問。

我又睇到有人保衛自己土地,抵抗壓迫,結果要監禁13個月。

再有三位年輕人,為咗大家嘅未來,爬入官府地方示威,又要坐監大半年。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究竟邊個愛呢片土地? 點數都數唔到要將土地買賣發展嗰班人囉。


電影《竊聽風雲3》劇照

鳴謝:網友 Eric Chan 提供圖片及資料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究竟發生乜郊野事
[自己山野自己救] 山頭很大 竟容不下公德心?
[郁民教室] 行山垃圾點處理?
Fitz.hk Hiking 行山

Advertisements
分享
家聯
為何要運動?去公園看看那些四五歲的小朋友,從跑跑跳跳所得來的喜悅吧!勿忘初衷,運動會令人快樂,難道我們都忘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