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Oxfam Trailwalker Hong Kong Facebook 專頁

早前嘗試分析樂施會毅行者網頁追蹤功能的公開數據,純粹屬試驗性質,只經有限度校對檢查,故此只供參考 =p

首先是完成全程 100 公里的時間分佈,此張圖表數據來源為官方賽後公佈的活動排名,相信大家都知道最快隊伍時間為 12:01:37。共有 1182 隊抵達終點 (計及最終不足 4 人的隊伍),此外有 61 隊沒有成員能夠抵達終點,隊伍完成率為 95%。平均時間為 30 小時 56 分鐘,中位數為 30 小時 43 分鐘,不過有趣的是,似乎 30-31 小時分組人數與鄰近組別相比出奇的少,究竟有沒有甚麼特別的原因呢?

完成時間分佈 (所有抵達終點隊伍)   (按圖放大)

然後就是參加者完成比例,根據大會新聞稿,到達大棠終點的高達 4,308 人,大概 87% 的毅行者能夠完成全程。

餘下分析採用當日追蹤功能的初步數據,故此與最終公佈數字有所出入,最多人退出的檢查站無疑是 CP3 與 CP4,亦即費力難行的麥理浩徑第三段與第四段之後,畢竟連走雞公山、馬鞍坳絕非易事,反觀走過大帽山後退出的人不多, 也許算是已經捱過最困難的路段,餘下路段相對平緩,大多會頂硬上?


北潭涌起點 – CP1 (西灣) – 距離 15.9 公里

首段為毅行者路線最長一段,故此分佈頗為寬闊,最快隊伍竟在一個半小時內暴走接近 16 公里,大概一半隊伍在三個半小時內完成,而絕大部份隊伍亦能在五小時內走畢此段,還記得當天烈日當空,彷若炎夏,在如此天氣走過西灣山想必不太輕鬆吧。

起點 – CP1 時間分佈

CP1 (西灣) – CP2 (北潭凹) – 距離 8.9 公里

第二段沒有西灣山的煎熬,而且路程較首段短不少,大多數隊伍在兩小時內完成風光明媚的大浪灣郊遊徑路段,若在日間操練應教人流連忘返,不過每次行山走過大浪坳以及北潭凹的長命斜總覺沒完沒了似的,相信毅行者亦有同感吧?

起點 – CP2 時間分佈

CP2 (北潭凹) – CP3 (企嶺下) – 距離 9.9 公里

毅行者官方的三星級路線,不少隊伍要夜行崎嶇不平的山路,加上沿路起伏甚大,無怪乎那麼多人在 CP3 退出吧。冠軍隊伍花了 79 分鐘就完成麥理浩徑第三段,反觀 Eric 一年前只走麥三已要四小時,實在連食塵、望尾燈都無資格呢 XD

CP2 – CP3 時間分佈

CP3 (企嶺下) – CP4 (基維爾營) – 距離 12.7 公里

另一條毅行者三星級路線,亦是全程第二長的路段,摸黑踏上無止境的天梯直登位處馬鞍坳的 M078 標距柱 (五百三十多米高),確實少點毅力都不行,對走畢麥一至麥三的毅行者來說可謂一大考驗,其後就是在晚間頗為沉悶的山徑,不過聽說第一晚繁星點點,總算有點風景,在無垠星空下毅行,何其熱血、浪漫呢 =p

CP2 – CP4 時間分佈 (還有少數長於 500 分鐘)

 

CP4 (基維爾營) – CP5 (畢架山) – 距離 7.7 公里

在最多人退出的基維爾營享受過熱呼呼的燒賣後,相信各位精神百倍,而標距柱 M100 亦在這段途中,意即走了大概一半路程,加上這段沒有第四段的天梯,縱然仍有上落,但應該沒有麥三、四那般辛苦吧。多數參賽者在夜間到達 CP4,應該還能趕及在日出前自沙田坳道欣賞維港兩岸夜景。

CP3 – CP5 時間分佈 (還有少數長於 500 分鐘)

CP4 Checkin/Checkout 時間

CP5 (畢架山) – CP6 (走私坳) – 距離 5.9 公里

雖是行程中最短一段,不過也不可少覷鷹巢山下山石級以及金山路那條長命斜,金山路旁旁常常聚集不少猴子,切忌手持食物或膠袋,至此既已捱過一半以上路程,繼續頂硬上吧~

CP3 – CP6 時間分佈 (還有少數長於 500 分鐘)

CP6 (走私坳) – CP7 (鉛礦坳) – 距離 8.5 公里

途經城門水塘燒烤場,每逢毅行者賽事總有大量支援隊員在此聚集,畢竟此地交通遠比走私坳或鉛礦坳方便吧,不過慎防美猴王看上大家手上的食物。整頓過後,毅行者就要縱走針山、草山方抵下個檢查站,針山數之不盡的上下山石級又是一大折磨,不過打埋針草帽這個大波士就可以的了 =p

CP5 – CP7 時間分佈

CP7 (鉛礦坳) – CP8 (大帽山近荃錦坳) – 距離 8.9 公里

2017 年毅行者第二晚適逢冷鋒襲港,氣溫急降,而大帽山更是風雨淒淒 (請參見 WL 後記),山上能見度只餘寥寥數米,大帽山天氣氣象萬千,切記帶備足夠防風防雨衣物。

CP6 – CP8 時間分佈

CP8 (大帽山近荃錦坳) – CP9 (大欖涌水塘) – 距離 9.5 公里

走過初段上山長命斜後,就是無論日間或夜晚行經都感沉悶的林務車路,下坡路段長達 8 公里,兩端高程差約四百至五百米,有些人會選擇換上跑鞋,不過麥九、十最折磨人的是走極也走不完的車路,若然不知位置,可是很消磨意志,不妨一路留意標距柱,起碼對離目標多遠有個概念。

CP8 – CP9 時間分佈

CP9 (大欖涌水塘) – 終點 (大棠) – 距離 12.1公里

初段畔塘路段與麥理浩徑第九段一樣同樣沉悶,雖看似容易,卻是危機四伏,尤其是已通第二晚頂的毅行者,睡意正濃,稍一不慎易遭地上橫枝碎石絆倒,小弟陪行通一晚頂已活像行屍走肉。而路線確認處前的長命斜以及麥十的山路可謂最後考驗,畢竟各位已走了九十公里以上,不過若然返回林務車路可謂進入大直路,真的終點在望。

CP9 – 終點 時間分佈

過份簡化的預測模型:

運用過往數據去預測才有意思,嘗試簡單用 Excel 建立預測模型,以如此簡單的綫性迴歸模型來看,準繩度不算太差。以起點至 CP2 的時間去估計 CP2 – 終點的所需時間,大概 84% 的預測數字與實際數字相比在 ± 4 小時內,亦即在近似狀態及天氣試行麥一、二段,已能非常粗略估計最終全程所花時間,當然 ± 4 小時的誤差還是頗大,沒太大用處,不過畢竟首兩段還算比較容易,又難以得知各隊在檢查時吃飯、休息、治療時間,而原始數據只有一個 Checkin/Checkout 時間,加上無法估計隊伍後來受傷而致的延誤,誤差大實在難以避免。

(按圖放大)

若然加上第三段的時間,準繩度則提高了不少,大概 73% 的預測數字 (CP3 – 終點) 與實際數字相比在 ± 2.5 小時內,撇除一些後段表現與前段表現迴異的隊伍,這個模型應有一定參考價值。再加上第四段的時間預測CP4 – 終點所需時間的話,約莫 73% 的誤差 在 ± 1.75 小時內,畢竟完成了過半路程,而麥三、四亦足以考驗各參賽者實力,故至此大抵已成定局。

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

觀乎以上圖表,綫性迴歸模型顯然絕非最佳方法,不過勝在簡單易明,日後有空的話會先好好清理原始數據,再嘗試運用不同模型 (例如參考馬拉松那條 Riegel’s Formula),若能大幅提高準繩度,屆時再跟大家分享詳情 (又多了張空頭支票 XD)。

最後更新:22.2.2018

原文載於 Eric 網誌 八十後的光怪陸離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獅子山精神隊] 由旁觀者成為支援者 最後的20公里路
2017毅行一記
一次毅行一份情
毅行者的魔力
Fitz 行山 Hikin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