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不短遊 白虎山蓮麻坑香園圍 2有見蓮麻坑村一帶已經被劃為非邊境禁區,心想可以速去速回,可最後回程時就大失預算…

於上水乘搭巴士79K可以來到打鼓嶺總站,下車之後沿蓮麻坑道一直走,只見馬路、河岸邊一帶正在大興土木,原因是附近正興建香園圍/蓮塘口岸。我們手上的地圖是政府地政處於2011年出版,當中顯示了附近有一大片農田和數間村屋,幾年前這裡應該是一個寧靜的小村莊,今天綠色美景不再,剩下就是數十支高聳入雲的鋼鐵樁柱,塵土飛揚的土地內停放了無數的起重機器。

蓮塘/香園圍口岸工地
蓮塘/香園圍口岸工地
你看對岸高樓豪宅處處,就可想像一下這個口岸是誰為服務吧?
你看對岸高樓豪宅處處,就可想像一下這個口岸是誰為服務吧?

離開工地後,原本寬闊的馬路變成了只有一條線的單程道,四圍的景致也漸漸變成鄉村綠林。旅程的第一站,就是位於香港境內最北部的小山崗 — 白虎山。在釋放邊境禁區計劃生效之前,普通人能前往的香港最北山峰應是鄰近沙頭角的紅花嶺。今年原定邊境範圍已悉數解封,白虎山就是離大陸最近的香港前沿。因白虎山位處戰略要地,警察部於當地設了一個行動基地,估計是當年反偷渡時支援白虎山山頂上麥景陶碉堡內站崗警察。

有趣的是警察行動基地的門牌是寫上「白花山」而非「白虎山」
有趣的是警察行動基地的門牌是寫上「白花山」而非「白虎山」
香港最北的標高柱
香港最北的標高柱
白虎山頂上有警察的碉堡
白虎山頂上有警察的碉堡
又一個麥景陶碉堡
又一個麥景陶碉堡
香港最北部
香港最北部

離開白虎山前,我們看到對面小山頭有廢置的機槍堡在隱沒在長長草堆中。撥開長草堆登頂,這兒的景觀比白虎山更開揚,更重要是陣陣涼風從東南邊吹來,疲勞全消。


下一站我們下降至蓮麻坑道,沿路走到157山頭下,這兒有一警崗,凡進入此段馬路都必要申領禁區紙,是故出現蓮麻坑村是非禁區,但若要進入蓮麻坑村卻需要出示許可證的吊詭情況。路不轉人轉,行山的人總有自己的方法去行山。蓮麻坑道圍欄以外,已經是禁區範圍以外,故此遊人也可以自出自入,不難發現有心人已經在圍欄外的樹枝上掛滿了絲帶,指引遊人在橫山路之中穿梭,往旅程「終點站」蓮麻坑村進發。

蓮麻坑道的禁區檢查站
蓮麻坑道的禁區檢查站

即使文明世界近在咫尺,可是圍欄外的橫山路卻仍由大自然所佔據,我們要在樹藤間爬高爬低才能慢慢行進。即使封禁路段只長1.3公里,但卻花了將近半小時才能穿過。

沿鐵網邊邊向前走
沿鐵網邊邊向前走
絲帶滿路,不會迷路
絲帶滿路,不會迷路

離開橫山路段,我們抵達橫瀝後被一大片廢田阻住前路。由於之前一周都連日大雨,廢田變成了沼澤。我們試用石頭扔進去沼澤中,發現石頭都隱沒不見了。我們只好繞道而行。廢田旁的阡陌也不是易走之路,估計沒有太多人走過,植物都完全蓋淹了路基,而且茂盛的植物之下可能是大水氹,我們步步為營,先用樹枝測試前方是否硬地才可通過。更麻煩的事在後頭,離開廢田的道路是條水深約一呎的小溪澗,無可奈可也能夠涉水離開。

離開橫瀝,爬過一條小鐵橋,就抵達蓮麻坑村。我們本著可以坐車離開的愉快心情漫步於蓮麻坑村內的葉定仕故居,一睹百多年前的革命黨人的歷史。故居之前有一班行山客,他們正要沿黃茅坑山的絲帶路離開。我問他們為什麼不搭小巴,他們的回答令我暈得一陣陣:「係呢到搭小巴出去,一定要有禁區紙架!你地唔見村口有個警崗咩…如果你要走,一係就行我地呢條路,一係就行塘肚古道離開。」第一次行山行到這樣失預算,幸好身上還有足夠食水,能夠支持多行一小時。

葉定仕故居
葉定仕故居
應該是全港最北的孫中山像吧?
應該是全港最北的孫中山像吧?
香港深圳一界之隔
香港深圳一界之隔
蓮麻坑村外風水林
蓮麻坑村外風水林
向著黃茅坑山進發
向著黃茅坑山進發

紅花嶺在遠

紅花嶺在遠
紅花嶺在遠

我們選擇了從葉氏故居後面沿絲帶路爬上黃茅坑山,這個山雖不高,但是最卻相當陡峭,攻頂部分最好手腳並用,以免摔倒。黃茅坑山山頂可以看到相當震撼的景象,因為山的另一邊就是東北堆填區,整個山嶺都被削平,全都被用來處理都市產生的廢物。我們在堆填區的鐵網外往內看,運送垃圾的大型車輛來來往往,把一車車的廢物倒在黃土之下。掩埋廢物的大洞都被大型帆布蓋住,以免雨水流入地下水系統之中。兩者反差之大,令人感慨。千百年後,也許人類文明毀了,山體之下的垃圾依然為禍千百年。

陣風吹過,垃圾味噗鼻
陣風吹過,垃圾味噗鼻
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看垃圾堆填區,也是相當震撼
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看垃圾堆填區,也是相當震撼

原文載於WL 網誌 Take nothing but photos leave nothing but footprints

WL’s Instagram @chtwlaa

更多:
Fitz.hk Facebook 專頁
周末「不」短遊 出長咀令人太累
周末「不」短遊 遠征東狗牙
WL@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