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野行

旅程的第一天,跌跌撞撞地抵達了上高地,匆匆忙忙地拍了個日落,然後便在日本渡過了首個晚上。晚飯的時候,雖然同枱的日本大叔幾乎不懂英語,而我也只懂極少日語,溝通極為困難,但大家仍落力地溝通著。

他問我明日想要到哪裏,我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樣子說,想要上岳澤,再上穗高岳,再走大切戶,再到槍岳。他問我登山程度如何,人數多少,我說我是獨行新手,他立即就雙手打了個大交叉給我。他說,岳澤—「難」,大切戶—「不可」。

飯堂裏其他日本登山客也陸續加入我們的對話,也很熱心地給我各種建議。然而最後,我還是沒有結論,就這樣帶著忐忑與困惑睡去。


凌晨三時多,被同房日本大叔收拾行裝的聲音吵醒,腦海閃出去拍日出的念頭,於是亦跟著起床了。

昨日還未有機會好好探索上高地,只知在旅館的兩東北和西南面各有一個池塘,大概會是些風景不錯的地方,於是二選一,選了在東北方的明神池作為拍攝日出的地點。

(按圖放大)

接下來的經歷,可以觀看我的影片紀錄 (中文字幕)。

以下是文字簡述及補充。

明神池位置旅館的3公里外,急步行也起碼要大半小時。步出旅館,天仍未亮,路上卻已有零散的頭燈在照射。原來日本人出發登山的時間真的是。非。常。早。!!

離開大路,踏上通往明神池的步道,便再也不見一人。其他人都是上山去的,只有我傻傻的要走到明神池。步道相當好走,即使摸黑也很順利,只是由於出門前的動作太慢,耽誤了不少時間,最後還是趕不及拍下最美的天色。

更白痴的是,原來明神池是一個收費的地區。我到達之時還有好一段時間才開放! 難道今早的拍攝要泡湯了嗎?幸好,還有一座明神橋。

明神橋就在明神池外不遠處,跨越了梓川。梓川是一條貫穿上高地的河流,為上高地的景色增添不少詩意。

然而這天的上高地是陰沉的。密雲從天亮起便遮閉了天空,並間中伴著細雨,拍著拍著也寒冷起來。在雨中拍攝其實相當狼狽,可是當看到山間雲霧令人著迷的變化,也實在無法一走了之,只好咬緊牙關拍下去! 慶幸結果還不錯。

回到旅館享用完豐富的早餐,稍事休息後,便動身前往位於梓川下游的大正池。大正池同樣位於旅館大約3公里以外,也有易走的步道前往,因此雖然中午時份開始下雨,依然有不少遊人。一直沿著梓川河邊前行,風景非常美。

雖然沒能一睹藍天白雲下的壯麗,但雨中的上高地卻有另一種陰柔之美。雨水灑落梓川,激起陣陣水氣飄散在河面,非常夢幻。每種天氣,都有看到美好風景的可能。

雖然如此,冒雨拍攝依然令人叫苦連天,特別是防水裝備不足下,濕透的身軀冷得發抖。雪上加霜的是,下午的雨勢還逐漸增強,此刻的我已經渾身濕透了。飢寒交迫下,步伐變得緩慢,明明不遠的大正池,突然變得遙不可及。

從河童橋前往大正池的路上,有支路可以到田代池一看。田代池是一個很淺的積水區,周圍是一大片草原,遠方是高矗的山岳,值得一看!

經盡艱辛終於抵達大正池,雨也剛好停了,實在感動。剛抵達時,大正池池面彌漫著陣陣水氣,極為夢幻!可惜來不及拍下便消散了!/口\

上高地其實不算很大,健行者一天來回大正及明神二池絕對不成問題。即是只是沿梓川河岸信步遊覽,也是賞心樂事。上高地可算是遊客熱點,遊人不絕。而除了遊人,還有不少是前來登山的日本登山客,因為上高地被群山包圍,想登穗高岳、燒岳、蝶岳,以至再遠一點的北穗高岳和槍岳,皆可以上高地為出發點。我在西糸屋山莊所遇到的住客,全都是準備登山,或是剛下山的日本人。

第二晚轉了房間,與2位剛下山的日本大叔同房,房間也從雙層床的間隔變成了和室。小林先生相當熱情,即使他懂的英語跟我懂的日語一樣都是相當有限,還是很用心地跟我分享日本的各種文化,我也努力地向他請教日語,過了盡興的一夜。

或許有人會想,一個人去旅行,不會很悶嗎?其實,除了沿路的風景,旅途上有緣遇到的每一個過客、每一次交流,也能令旅程豐富起來,甚至成為難忘的回憶呢。=)

那麼,明天要到哪裏去呢?還要登山嗎?直到入睡前的一刻,其實也還沒有決定。也罷,旅程自會引領我到該去的地方,一切待睡飽了再想吧。


原文連結: https://goo.gl/WpxpGf

喜歡旅遊、行山、拍自然風景的朋友,來 我的 FB 專頁 交流一下吧!

阿零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風景攝影日常] 初登險峰狗牙嶺 日落星空超級靚 (內有影片)
[隨我行 Follome] 請把禮儀一併帶下山
[獅子山精神隊] 37度下 新丁打大佬
Fitz Hiking 行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