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刻,我個心:『如果最後檢查站宣佈雷暴惡劣天氣各樣然後玩完,咁就唔係我玩完,係無得玩,咁就好啦』當時我上半身赤裸,喺 check in 位坐喺自己撻水上面……

太多事都無諗過會係咁發生,但唯一可以肯定嘅係,行緊毅行嘅時候會同自己講以後唔行,行完又話下次再玩,60KM-80KM永遠係人生大考驗。

而今次最最最特別的莫過於同一班完全無見過面的人行連同 support,一次過識咗十幾個外國朋友,仲可以同佢地一齊著獅子山隊衣出發,真係好奇妙,加埋同日潘潘、何亨、Eric、Gloria、阿宗阿盛一齊都玩逆行100 Km,見到潘潘件隊衣,真係向高山舉目,在平行時空出發。

好想逐一寫出佢地嘅名,包括唯一有墨爾本毅行經驗的

  • 澳洲人 Warren (同佢老婆 Helena 同超可愛仔仔 Daniel 同埋 Sister Natalie)
  • 美國人 Simone 嚟澳洲一段時間,又係讀 Law
  • 英國/澳洲人 Rejieli 13歲去英國,最近一年先返澳洲,又係做mental health (佢support 有細佬Sam,好朋友 Christine)
  • 澳洲人 Nigel 熱心教會工作 (連佢家姐路過支持)
  • 同埋我嘅 Support Cissy (香港山友)

先講路勢,如果我用麥徑做例子:

第一段到東壩 x 3 + 針草 + 第九段 x 5 + 雞公山

有玩過香港毅行就以為食菜咁食,其實平路就係墨毅嘅殺人武器。此時此處此模樣,喺香港梗係見平路就跑,咋咋臨搞掂。原來我從來都無行過咁多平路,又係另一種挑戰。因為用嚟用去同一組肌肉,尾段行到膝頭痛 (跑反而唔痛),係相當痛苦……

同一個毅行,唔同地方有唔同文化,例如喺澳洲,咖啡係神聖,所以咖啡友一定要嚟墨爾本行,每個站都有 Coffee Van,開通頂。水站,佢地會將水喉縛鐵欄杆,一個欄4、5個水喉。同埋最重要係,幾乎所有Check point 揸車都到,所以佢地會用 tub,即係我地擺嘢嘅儲物膠筒。D隊友一到支援就成喼成喼咁擺好哂,所以 Helena 見到我只係拎一個袋,佢都盛讚我,我主要得一支濃縮 Gatorade 可以一沖五同Doughnut 3個。(因為佢地真係似搬屋,差在張 Mask 未帶出嚟,而全人類都咁做) 而佢地係無帶俾你剪,每次都要check in and out,用四隻色代表四個人,數齊色就搞掂。

一起行,Rejieli 就問『獅子山』咩意思,係咪衰嘢? 我笑住解釋咗,講埋背面,Lift Eyes on the Hill,後尾見到隊香港人,我叫 Rejieli 問問佢地:

What is 獅子山?

同香港毅行最唔同嘅係氣氛,澳洲呢邊真係好多水吹,可能平路多,唔同隊經過互相打招呼傾計,隊友之間每次行返近就『how are you doing?』,我就答咗30次 great。人嘅熱情真係好犀利,Rejieli 係講兩句就可以感染到其他人,包括路過嘅,加埋同 Nigel 每次離開 check point 都會錫錫,同埋互相幫大家整腳。

『Kevin, I will give whatever you want.』Rejieli said。香港人就好難表達到呢個意思。

或者香港人連上山都好趕,呢邊最快完成時間係9小時,分0630,0730,0830,同我地係0930四個時段出發,仲有50KM玩。

天氣方面,呢條墨徑最大敵人係猛烈陽光,朝9晚7,過咗兩日我先見到個咀有黑邊,要搽 SPF50+ 潤唇膏。但乾爽天氣之下,大家就少D男人大脾罅之苦。但喺一切有利嘅情況之下,一向以一對靚腳返終點見稱嘅我,第二個 check point 就在腳踭位起水泡,原因係….

對鞋,腳踭位鞋墊後有個尖位突出嚟,就係縛口位,隊到正,唔使兩段平路就出事,真係唔係你著開嘅牌子,唔好拎嚟玩 100 Km。我發誓以後行100都著返 Salomon。

剪爆水泡用紙巾攝,總算行到佢麻木返,當然呢一刻都完全無問題,check point 2第一次見到 Warren 嘅囝囝 Daniel 飛撲嚟攬住爸爸,真係好 Sweet,而且太太 Helena 已經擺好個野餐格局。聖誕節一樣咁食火雞、芝士夾麵包。沙律方面有紅蘿蔔條、紅椒條、青瓜條同提子,全部都有好多水份。估唔到紅椒係咁正。

不過,亦都因為有車到,資源過剩,Support 時間就長,如果唔係多平路,D肌肉真係好難撻返著。同埋好早有隊友開始整腳,而且無剪脚甲、同埋 GEL 甲,所以都少少擔心。

當然,沿路有幾靚,大家可以睇相。

我地頭三段,大家無離開過視線範圍,直到 Check point 4 最高點前,三個身型大嘅隊友上得吃力,我都要同 Warren 輕輕按鬆兩次先到頂。今年佢係參加得比較倉促,所以應該少練。感謝主,我地最終都到最高點。

Cissy 呢個朋友仔就一見如故 (睇舊文介紹),同聲同氣香港人,為佢而驕傲。佢一個女人仔,黑嘛嘛擺好哂五張椅,鋪地蓆帶埋爐整熱嘢食,係通粉加薯蓉,薯片、仲為隊友按哂摩,準備埋 nuts 俾我地上路,真係非常專業。大家要記住仲有四個大 tub。當大家要去搵 physio,我就瞓咗喺 Olinda 草地度睇星,匪夷所思的毅行生活,而 Warren 亦都回復狀態。

過第一晚夜唔難,難就難在之前住 Air BnB 喺正大馬路邊,車聲嘈足一晚,八個鐘瞓到四個鐘,所以真係好眼瞓。然後就係奪命第九段 x 5,真係惡夢。

日頭平路傾計,忍住唔跑享受風景,講講過去講講教會生活,夜晚又變返無盡旅途。一路捱到天光。已經Check point 6. Still have 30 KM to go. Support Crew Christine 喺我傻更更之下,俾咗杯熱飲我。

出發無耐,就係呢嚿雲,追住我地,最後籠罩大地,我真係估唔到,去到澳洲雞公山先嚟打水戰。開頭唔覺唔覺,越祈禱越落得大,件褸加多兩磅水嘅情況之下,我決定狂奔,或者最後20KM毅行就係應該要爆。然後防水鞋就變成裝水鞋,又重多磅地跑去 Check point 7。勁多胡思亂想,又驚病,又怕電話壞,好惡劣好想 quit。唯一係我今次身份唔係隊長,所以我要先照顧好自己。

喺呢個時間,完全無澳洲人會跑,有無 rain coat 都係咁話,但唔跑真係會凍死。與其頹廢地在紅雨中龜速前進,不如豁出去到 check point ,死咗都有人救。

去到 check point 7 要搞到半祼都係始料不及,而現場體育館就好似臨時災難中心咁,而我就一路期盼,支援來臨,本身 support crew 阿Sam 有傷要揸拐杖嚟幫手,我仲要勁無人性咁,請佢拎袋嚟,無計,唔通唔著衫週圍走? 連隔離嚟 support 其他隊嘅人,都忍唔住問我有咩要幫手,所以無衫著之下又食咗隻蕉,無耐 Rejieli 趕到,終於有返件衫著,感謝主。

最後孤注一擲,換上韓國毅行買嘅薄底去水鞋,行最尾15Km。沿用香港策略,Tee, rain coat, drinks and go. 跑完平路5KM就停雨,雞公山大雨過後,大家都知係咩一回事,我呢對水鞋真係好正地俾我過盡泥濘。然後,就好似上年 Raymond 上身咁,不斷嗌住不斷俾石仔拮腳頂足10Km。沿途對脚版不斷咁問我:點解澳洲咁多碎石路? 最尾再剷上一個史無前例嘅泥鈄路,再落,就到終點大草地。

然後我嚟就見到 Daniel,好開心咁擁抱,然後我喺草地瞓低,一邊等,個零鐘後隊友徐徐趕到。

終點前嘅畫面係 Daniel 企喺棉花糖雲之下。

當中一段嘅小插曲值得大家去思考吓,當時 Simone 一早講佢訂咗晚上八點幾機返悉尼,但最後一站 Rejieli 同 Nigel 繼續原本 pacing 嘅整腳各樣,睇得出 Simone 內心焦急,如果喺香港,我或者會請大家盡快完成,等隊友趕到班機,但當最終都趕唔到嘅時候,Simone 就話佢係上咗一課,應該再早D去安排改行程。呢個真係唔同文化,如果係香港人,大家都會覺我幫手趕埋去,但事後諗返,要人地最後一段同你趕路又係咪強人所難,或者一步一步到終點先係真正享受毅行的方法。我無結論,但至少大家無不滿,感恩。

今屆墨爾本毅行 36% Full Team完成,而我哋五人完走。最後我見到雨後的耶穌光。

最後多謝 Helena 開了一小時車送我去女友親戚朋友屋企,多謝 Michael 即刻車我去食咗個阿宗麵線,仲買咗啤酒,亦都感恩第二日返到崇拜,幫手 set 場。同埋麻煩 auntie 幫手洗衫,加上澳洲嘅天氣,兩個鐘乜都乾哂,仲有 Andrew 請食大牛扒補充體力。

沿途無限咁多工作人員,多謝你哋捱更抵夜,幫我地登記,截車做指示,遞糖遞餅乾,仲有D有心家庭,喺最尾一段路邊送上熱辣辣薯波。所有人嘅幫忙,同埋捐錢支持我嘅人,仲有無敵 support crew 喺8個點 support 7個,仲誇張過香港。

不枉此行。我想我得到的都是最好的,包括最後雨戰。

有興趣嚟玩嘅朋友,歡迎搵我了解多D。

我隊號碼 537 Happy Hikers
籌款:https://trailwalker.oxfam.org.au/my/donate/payment/30353/297605

Fitz 文章連結: https://fitz.hk/?p=90094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澳洲墨爾本毅行者] 一支公去澳毅,咩玩法?
[東京馬拉松2018] 龍珠爆氣式完走東馬
[渣打馬拉松2018] 人生中最重的一場感冒
99% Sub 3的渣馬冠軍 鍾人貴
[我的2017] 做個領袖生
[獅子山精神隊] 致隊員Raymond: 你流鼻血,我流馬尿
山友食飯的九型人格
屋企出發徒步去沙灘?
Law少 許耀斌@Fitz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