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山精神隊,黃宗顯精神科專科醫生 (左)、Law少 許耀斌 (右)

隊友們,對不起,我要變魔鬼了。

八月轉眼就完,毅行初哥如果因為熱因為曬而偷懶,咁夏天的尾巴抓不到,連夏天的尾燈都見不到了。

如果你每星期操一課,一兩段,你只餘十次操山機會,未計缺席遲到早退,由頭到尾行哂成段路程都好急。

八月週末極端酷熱,我個人都未試過攝氏37度行山,而且係個個星期都三十幾度,睇住三個之前幾乎零操山經驗的隊友,呢幾次練習,心入面好多掙扎,想激勵佢地突破極限,但每個人感受到極限個位唔同。

最近唔覺意又睇返 Denzel Washington 2000年嘅作品《Titans》,故事講種族歧視仍然相當嚴重的70年代美國,黑人教練取代白人教練作為黑白人合併高中的美式足球總教頭。佢一視同仁,無分種族,NO DEMOCRACY, JUST DICTATORSHIP.


有一段講個隊員要飲水,佢嘅回應係懦夫先要飲水⋯(詳細睇圖)

(我成日有提班懦夫要飲水)

點解教練只有魔鬼教練,無天使教練? 因為跟天使係練唔到嘢。黃醫生打破佢平時少運動的習慣,喺只剩三個月時間接受毅行呢個死亡挑戰,已經好唔簡單;RAYMOND 昂藏六尺,每落大樓梯都有種跳樓感覺,同埋佢以前試過行唔掂要人上山救援。唯一係有跑步習慣同身型適中嘅 Jacky 仔係唔需要人擔心。

按現時狀態,48小時內完成係絕對無問題,但我行過 47:XX,作為最後的隊伍齊人完成,係人上人嘅練習,因為抵抗睡意係苦中苦,諗起都驚:最後階段只要一靜止,個人就熄機。諗諗下同今年有d似,都係一帶三,都係對完成時間不帶期望,唯一,我地更有決心去練習。

現時練習的唯一要求,各位初哥都可以仿效,三個字,「唔准停」,全部都要一口氣但按自己的步伐直上到頂先可以休息,無論你幾慢都好。

所以成程最重覆的對白就係「唔准停」、「唔好停」、「唔好抖咁耐」、「一路行一路飲」、「一路行一路食」、「唔好停」。每個人行山都有自己嘅節奏,而每個人速度同持久力都唔同,每個人嘅極限都唔同,但我相信:

每個人遇上極限同要突破佢嘅感覺都係一樣:「好想死」

唔死過邊有得返生? 我相信所以頂尖運動員都死過無數次。所以:對唔住,各位隊友,當你覺得好辛苦嘅時候,我會再迫你上多十級八級,因為要突破,辛苦係唔夠,係要想死先得,係要好想死先可以重生。

與其他毅行隊伍一齊操練。

毅行路上因缺少齊人練習而產生不和的情況時有聽聞,主要因為大家對行山節奏同完成時間一齊有分歧,到正式毅行嘅時間就嫌對方太慢拖累,嫌對方太快拖爆偈,嫌休息太耐,嫌無時間回復體力。一嫌就無止境。

為咗避免呢重情況發生,我地要堅守我地練習嘅態度,貫徹佢,可以慢但唔可以停,行出自己嘅步伐。

搏到最盡,將每次練山都變成脫胎換骨嘅經歷。

各位初哥,加油。

如果你想支持我哋,歡迎到 獅子山精神隊籌款專頁 捐款,多多益善,少少無拘。

設計鳴謝: 築字室主理人Vicky IG: 築字室

Fitz 樂施毅行者

每年樂毅施行者,Fitz 都會組織一支隊伍,目的不是要挑戰時間,而是希望承傳毅行精神。今年我們以 Law少 許耀斌 帶領一支由精神康復者及精神科醫生組成的隊伍,期望可令市民對精神病有更正確的認識。

有一班行山友叫「獅子山」

獅子山精神隊樂施毅行者籌款網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獅子山精神隊] 37度下 新丁打大佬
[獅子山精神隊] 毅行開操 在西貢37度的一天出發之十八死士
[樂施毅行者2017] Fitz x 獅子山精神隊
Fitz Hiking 行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