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解釋 (網上截圖)

道德偉先生:

先生你好,小弟只係一介網民,無意挑戰閣下權威。而且古語亦云:「話你戇X怕你嬲」,閣下勢力龐大,小弟曾多番目睹,有人無意之間觸動了你們敏感的神經,你們就如螻蟻出動,令人「呃嬲」而死,死狀慘烈!

然而,多個月以來,閣下有事無事皆活躍於行山群組及專頁。一般山友,無論是大風大雨之下上山,站在疑似懸崖邊緣影相「呃like」,落雨綑邊索澗,甚至在山野間摘山稔解渴,都會被你群起而攻之。特別是近日多股颱風吹襲本地,天氣不穩,你們當然不會放棄搶攻機會。有山友貼圖大雨之下上山奔走,固然聲嘶力竭說危害自己及救援人員的生命安全;到天清氣朗出行,又會說天氣酷熱,容易中暑云云。

上面提及的活動,當然有其危險之處,但總之依你們的想法,只有在家中嘆冷氣,才真真正正可攀上你們的道德高地。


山雞是怕死之徒,絕對不喜歡冒險行事,但亦明白所謂「危險行為」,往往取決於心態,而不是單單行為本身。

有一種運動叫極限運動

2016年12月,有人在獅子山頂「踩鋼線」,道德偉覺得是「危險行為」,群起攻之,認為「不論踩鋼線的人及在兩處打釘連繩的人士均有一定危險性,擔心一旦墮崖,肯定非死即傷。」(引述《蘋果日報》)

事情驚動了傳媒朋友,了解之下,才知道這是稱為高空扁帶 (Slackline) 極限活動。參加者經過長時間訓練,有足夠的安全裝備才會進行。

而另一位香港知名極限攀爬專家大S,他在挪威奇石「惡魔之舌」做引體上升的短片,亦觸動了閣下的神經。

這些極限運動的專家,經過了多少次的閉門苦練,經過了怎樣的詳細籌劃,道德偉看來不會細想,就一口咬定他們行為是「危險」、「無腦」。

甚麼是「危險行為」?

國家地理雜誌冠軍攝影師 Kelvin Yuen 嘅飛鵝山作品。在某些人心目中,此等行為實屬玩命。

舉例說,菜刀可以是「攻擊性武器」,但相信沒有人會認為在廚房切菜,是一種「危險行為」,但拿著菜刀搭地鐵,就肯定會被警察視為危險人物。

所以,行為是否「危險」,並非單單取決於行為本身,而往往要考慮其他的客觀因素。而我理解的「危險行為」,可取決於以下條件:

  1. 行為本身的計劃是否完善,有沒有應變措施、危機處理? 以行山為例子,落大雨行山未必危險,問題是規劃路線、撒退部署等準備是否足夠?
  2. 事前準備:之前有沒有充足的訓練? 有沒有學習過相關知識?
  3. 足夠的裝備:地圖、指南、哨子、電筒等固屬必備,糧水衣物又是否充足? (絕不應是使用「百度地圖」行香港山徑!)
  4. 明白自己的行為,最壞會造成甚麼結果。

這些細節,單從行山群組的貼圖去看,外人未必了解,這亦是道德徫一族「喜以(圖)相取人」,令群組「煩音」不斷的最主要根源。

而且,人類的內心總懷有一股冒險的衝勁,心理學有所謂 sensation seeking。此就是人類進步的推動力。若非如此,那就沒有哥倫布去發現新大陸,也沒有人願意冒險登陸月球了。

戶外活動當然不是鼓勵大家胡亂去冒險、挑戰,但人類絕不是溫室內的小花小草,是可經得起風浪的。

所以,我死我事我鍾意去死唔該你收嗲啦!

山雞 頓首

(山雞按:本文立場只代表本人,並不代表 Fitz 立場。禍不及親朋,對文章有咩意見,請到小弟專頁留言指正。)

山雞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自己垃圾自己帶走] 移除郊野垃圾桶 = 垃圾少咗?
[唔係萬能] 世俗人對山友的5大誤解
Fitz 行山 Hiking

廣告
山雞
十歲登上魔鬼山,二十歲游走大帽大東鳳凰釣魚翁大刀屻。志願有二:生個仔要叫阿山;登上喜馬拉雅山,掛上真普選直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