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關於肥腸的毅行故事,見《毅行陪跑 目擊最後的戰鬥

日前寫了篇有關友人肥腸參與毅行的經歷,很多網友對他很感興趣,想知他如何「被騙」入局及備戰的情況,所以特別回顧一次與他操超長課的經驗,因他在跑到接近彌留之際,提出一條非常哲學問題。

每個人都會有一個點解去行毅行的故事。友人的經歷可能會在警訊播出,他雖屬中年晚期,且被冠名肥腸,但被3缺1的同事隊伍騙說走完100公里並非想像中困難,若以30小時為完成目標,可以步履輕盈,無需喪跑,到大棠時揮一揮衣袖,便可瀟灑地衝過終點,在人生留下光輝的一頁 – 為求成隊,想不到可以無良至此!

但肥腸天真地相信了,被徵入伍後,開始網上眾籌,買跑山鞋、背包、行山杖、壓力褲、能量棒棒……。當然離不開最重要的環節—操山。


毅行在11月舉行,10月是操山的高峰期,星期日的麥徑比 MK 更 MK。友人的團隊操了幾次日課和夜課,麥4、5、6,針草帽都去過了。今次的目標是超長課,選定了麥1、2、3,北潭涌到水浪窩,共34.3K,官網估計時間12小時,勉強符合超長課的門檻。我是肥腸的友人,被召去當陪跑員。

麥徑一段10.6K,主要是沿萬宜水庫行至浪茄灣,定12披醒為目標 (pacing 是min/Km,12pacing 即5Km/hr)。八成時間是踏著平坦的馬路,基本是路跑。我們希望賺頭hea尾,於是平路落斜都快跑,上斜正常,到東霸尾行了8K,用了一小時,即7.5披醒,賺了一大筆。於是大家熱血起來,希望改用28小時完成的配速,跑完麥123,估計下午5時會到水浪窩 (共約8小時)。Yeah!

由浪茄轉戰二段,經吹筒拗落西灣,斜到一點你必會用摩打腳喪奔下去。到西灣見海浪茶座,狂喜! 有炒粉麵、冰凍豆花、汽水、電解飲品等,還有乾淨廁所和清涼開水洗面,簡直提早到了天堂。吃過豆花,補充了各種飲料後,看看錶,完全 on schedule,大家抖擻精神,再踏征途。

西灣至咸田灣,是麥徑最迷人的一段,從山谷俯瞰懶洋洋躺臥著的咸田灣、大灣、東灣,遠處茫茫滄海,有挺拔的冉蛇尖,直指蔚藍的天際。秋風入衣,芒草低頭,綿綿碎碎的浪聲,十分治癒性。

穿咸田灣,過冉蛇拗,蹦蹦跑跑,直落赤徑。寧靜的海灣,很誘人停留。由赤徑上北潭拗,是無盡的石屎小徑。終於見到北潭拗路邊公廁,鬥心一振,知道是二段未,三段始,已完成了24.1K,用了5.5小時。距離8小時的目標還有2.5小時,三段區區10.2K,達標應無懸念。

小休後,過對面馬路,展開最後的搏鬥,亦是難度最高的一段。首段上牛耳石山,高422米,辛苦,受得起,但發現速度已明顯減慢,平路已不願跑。過岩頭山,到嶂上,時間有些滯後,大伙兒決定不在許林士多吃豆花,繼續往畫眉山推進。

畫眉山向雷打石山走,很多都是下坡,腳步可加快。心想到水浪窩還趕得切出西貢吃 tea。最後要征服的是399米的雞公山,此山斜坡拐完一個又一個,路面崎嶇不平,加上體力已嚴重下降,每踏一步都在挑機四頭肌,髂脛束、髕骨肌腱、足底筋膜….,全身充滿乳酸,磨盡了戰鬥力和熱血,考驗著意志力的最後存貨量。

「點解要行毅行至證明到生命的意義啫?」肥腸失驚無神問。

「喂,喂,你冇嘢牙?」

「其實去海灘執下垃圾、將啲廚餘儲起來、星期日同阿媽阿爸去茶樓飲早荼、買到張林憶蓮演唱會飛…..,生命已經好Q有意義。咁簡單嘅嘢就做到,點解硬係要行完成條100K的麥徑至證明到? 你話! 你話!」肥腸開始有點語無論次。

「肥腸,即係咁,前面轉個灣就到水浪窩,果度有好多汽水機同生命意義! 加油!」

當然,前面轉左好多個彎都未到,但我地開始聽到西沙路傳來的車聲,於是一鼓作氣,二話不說,衝落水浪窩。

去到水浪窩,雖然汽水機已經賣光汽水,雙腿好像已變成義肢。但能在八小時內,完成了34.3K的超長課,我們都十分興奮!

我問肥腸找到生命的意義未?

「我肥腸一把年紀,兩個雙下巴,孭住個肚腩幾十磅,8粒鐘喺北潭涌去得到水浪窩,堅有生命意義啦!」肥腸一邊抹汗一邊說:

「意義嘅嘢,大有大玩,細有細玩,唔駛一定要行到大棠至有!」

肥腸,呢次撐你!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毅行陪跑 目擊最後的戰鬥
一次毅行一份情
毅行者的魔力
[樂施毅行者] Support Team 支援點攻略
[樂施毅行者] 毅行隊伍的「第5人」
Fitz 行山 Hiking

Advertisements
分享
孫立民
孫立民 -- 年紀大,跑齡短,膝頭痛,根又硬。但照登鳳頂踩蚺蛇。強項是不顧 後果,唔怕樣衰。嘗試把山跑路跑精神,帶到職場管理,有興趣者可 到我的FB專頁跑番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