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行人生] 雪山在我面前 25月23日

我之前說,只要我大走18英里左右,就能趕到5個月前走完PCT,這個算法沒有錯,但不可能這麼簡單就能達成。

為什麼?

因為有座雪山在我面前。

位於703英里的肯尼迪草甸(Kennedy Meadows),是全條PCT最重要的停留點,因為這裡是Hiker心理上沙漠與雪山的分水嶺,Hiker需要在草甸制定過雪山的計劃和行程。


問題是,草甸前方的西耶拉山脈(High Sierra),在六月中左右才會融雪,對於一般Hiker來說,太早到達草甸,也沒有走過雪山的技術和裝備,所以只能選擇等待融雪,又或者坐車跳過這一段(但這一段被稱為美國被美麗風景區)。

對我現在的情況來說,如果真的每天走20英里,大約六月十日左右就會到達肯尼迪草甸,到時我們就要考慮停下來,還是要強行走過去。

在過了西耶拉山脈後,由於浪費了一些時間,所以我又要在之後的路段加快速度,每天走25至30英里,才能追上進度。。。

[重行人生] 雪山在我面前 1

這幾天天氣轉冷,在山上露營時,温度接近零度。。。還要防熊,把食物放到遠離帳篷的地方,冷死我了。。。

前幾日有一段4mi上900米的路段,雖然有點辛苦,但理應不會受傷,不過可能因為天氣轉冷,全日超大風的關係,右膝蓋再次受不了而痛起來,和剛徒步時相同,但沒那麼嚴重,令我作出一個決定。

就是離開現在的的隊伍,再次回復單身。

離開隊伍的原因有幾個:

  1. 自己受傷,要在下一個補給點休息多一兩天,不是拖累他們。
  2. 如上個狀態所講,當我們上雪山時,他們打算背13天食物上路,而不作中間補給,我認為應該只背6至7天食物,減輕重量。
  3. 他們會保持現在的前進速度,就算提早到達肯尼迪草甸,就算雪量較大他們也會過去,我自問沒有雪山技術,所以不能勉強。
  4. 和他們組隊後,是很快樂,很享受,也學到很多,但自己的確變得被動和依賴,培竹英語很不錯,現在我連和別人聊天的任務也交給他了,這不是我想要的。人不能長期處於一個舒適圈呀。

這幾天還會和他們一起走,直到下一個補給,我會增加全休日數量,讓我有足夠休息外,也可以晚一點才到達肯尼迪草甸。

在雪山過後,我會加快速度,看看能不能追上他們,再和他們組隊吧。

[重行人生] 雪山在我面前 35月25日

pct坡度不大,常被朋友說「其實唔難」、「比某某路線容易」,我終於想到如何向朋友解釋pct的難度了。

pct坡度不大,但你們知道嗎?能夠一次過走完全程的成功率,每年大約只有40%至50%,一些難度較高的登山路線,反而沒聽過成功率低這回事(海拔5000米以上的除外)。

難度和成功率不是應該成正比的嗎?

你拿pct的一段路出來和登山路線比較,當然不難,但pct難在連續上百天走,每天幾十公里,就算坡度有多低,上得坡多,總會累。

退出pct的人,不少是因受傷而退出,他們多是因為長期過勞,膝蓋勞損而受傷,和一般登山扭傷等原因不同,如果只是一般扭傷,我相信pct hike休息一兩星期,還是會重回步道的。(有人被響尾蛇咬進醫院,休兩星期繼續走)

走在pct上,要挑戰的,已經不是步道本身,而是在挑戰自己。如能克服自己本身的軟弱,維持自己身體的健康,保持自我的意志,緊守自己的初衷,才有機會到達加拿大。

5月28日
第9條蛇,我差點要長休了

我在走某段路上,遇到很多蚊蟲,所以我脫下帽子,向空中揮了兩下,而重新戴上帽子,事情就這樣發生。

(0.2秒)在戴帽時,眼尾看到地上有一條不自然的「線」橫跨在路上,那時腳步已踏出。

(0.44秒)因為自己有輕微強迫症,所以不想踏在「線」上(就像小朋友不想踩到地上方格的線條一樣)。

(0.64秒)強行改變步幅,向前跨多半步。

(0.82秒)回頭一望,才意識到那是一條蛇。。。

時間是我亂寫,但事情真的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如果不小心踩到了,我可能就要來個長休了。。。

[重行人生] 雪山在我面前_04

捐款資訊:
HKAAL 香港截肢者協會有限公司
捐款戶口名稱: HONG KONG AMPUTEES ASSOCIATION LIMITED
中國銀行賬號: 012-676-0-011764-0
請註明「美國徒步籌款活動」
電郵: info@hkaa.cc

重行人生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重行人生] 還有四個半月的路要走
[重行人生] 100英里達成
[重行人生] 一個非式的開幕禮
[重行人生] 跨越美國之旅的前言

Advertisements
分享
阿寶@重行人生
王維寶,前港聞記者、長途徒步者、順風車旅遊者。於2014年離職後,由廣州順風車5000公里到拉薩、徒步1300公里環繞臺灣一周、澳洲工作假期期間順風車遊澳、並於2016年徒步全長約4300公里的太平洋山脊步道,由墨西哥穿越美國西岸到達加拿大,為香港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