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著大霧默默地在覓我的去路 0參與定向多年,有朋友問過筆者「比賽中最懼怕甚麼?」,我曾答「迷失時周圍見不到任何東西」。這情況在北歐比賽偶爾會出現,而在香港這樣植被空曠,地形明顯的地方,其實很少會遇到。但剛在上星期日(2016年4月17日)於大帽山舉行的「香港定向排名聯賽(中長距離)」賽事中,筆者就有幸在這裡感受這一幕。

上星期日的天氣預報本來是會下雨,結果雨下不成,卻變成大霧。在向來被稱為「大霧山」的大帽山,其實未出發,光是走到起點,已令大家十分「興奮」,因為沿路也只見煙霧離漫,連靠近出發區,也只能聞聲而不見人影。
撥著大霧默默地在覓我的去路 1出發後,上天當然沒有令大家失望。濃霧整天不散,讓賽員們仿如在黑夜作賽,唯一分別就是日賽沒有人會帶上頭燈或電筒,於是,大家只能憑藉手中的地圖和指南針,以及五米視野範圍見到的景物,一步一步,去尋找(或應該稱為摸索)每個只是一平方英尺大小的控制點標誌旗。
撥著大霧默默地在覓我的去路 2定向的定義是「在陌生環境下尋找控制點的運動」。當能見度剩下不足五米時,多麼熟悉的地方也變成陌生了。明明賽區只有不足4平方公里大小,精英組賽程也只有4.4公里長,但超過時限(120分鐘)完成的大有人在,不少更是身經百戰的老手。大部份時間,大家都在迷茫疑惑,究竟自己身在何方?究竟眼前的是甚麼?甚至是究竟自己能否返回終點!
撥著大霧默默地在覓我的去路 3而當你見到有賽員,竟然連在終點線前,也會徘徊猶疑,就可想像到,之前他曾受過多大打擊。
撥著大霧默默地在覓我的去路 4但實情是,比賽完後,即使聽到大家抱怨「這陷阱偏我遇上」之聲不絕,但其實筆者知道,在眾人心底處,還是會「狂呼我空虛空虛」。下一次更大霧時,不管在大棠、大潭,抑或在大帽山,大家還是會繼續犯賤,即使再迷途多一千次,仍是甘之如飴,這就是定向。
撥著大霧默默地在覓我的去路 5攝影︰梁智恒

(註︰大概由於筆者太迷失,攝影師也捕捉不到,所以這裡的相片並沒有筆者在內,甚是遺憾。)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Merrell Challenge 2016] 一個新的體會
[七週八賽] break一break之Merrell Challenge定向練習
Fitz Hiking 行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