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一個香港跑手這樣問我們,從韓國其他地方來幫忙的韓國義工,他們都會問:「你哋特登坐飛機過嚟幫手?」

我和我老公都沒想太多,初次體驗外國活動的比賽安排和後勤工作是件有趣的事,我們也是以不同形式支持活動而已。

當然體能也是一個原因,自己知自己事,50K自問是未夠班,TransJeju 也有10K賽事,路線安排在漢拿山國家公園範圍以外的一個村莊,我和老公也興趣缺缺。當初一早請好假,打算陪老公參加50K,而我在終點做個跟得夫人。後來因為不同考慮,加上老公預料十月初跑完圖騰跑57K未必復完得切,既然對 TransJeju 依然有興趣,就決定試試做 volunteer。

大會沒有規定做工作人員需要些甚麼特別條件。(我只懂有限度的韓文,但後來實際上我發覺幫助不是太顯著,大家去到某個位,都會選擇用簡單英文溝通) 我們申請了負責「CP담당」(Checkpoint helper,另外還有攝影師、Sweeper、急救等選擇)。後來發覺有點不妙,因為工作人員名單上全都是韓國人。


去到酒店報到,工作人員的 briefing 是在選手簡介會後舉行。整個 briefing 都是韓文操作,不懂韓語的丈夫完全在混沌中度過。

大隊長分配各 checkpoint 人手,我們最後被調派到 CP1。
隊長的「貓紙」,寫下了每個CP的距離、負責工作人員,物資,支援時間及 cut-off time。

各 CP 有一個小隊長,負責聯絡及操作 checkpoint sensor。其實整個分派過程也挺亂的,因為我們要找人翻譯,確認有沒有掌握錯信息,翻譯的人夾在中間要幫我們來來往往弄清楚崗位,然後我們又要拜託其他工作人員翌日載我們到起點。因為活動由 The North Face 贊助,每人最後獲發一件跑衣及一件絨外套。

大會提供食宿,但我沒想到是男女分開住的 (我們的叉電線、adaptor 和沐浴露都只帶了單份) 我被分到三人房,與兩個韓國姨姨同房。跟她們閒聊 (還請我飲啤酒,都幾點了!),知道她們從釜山、蔚山那邊過來做 sweeper,她們的老公也很愛行山和馬拉松。

我住的三人房,同房姨姨翌日要早起幫手做 sweeper,很早就寢了。
酒店提供食宿,大家的早餐在酒店旁邊一間典型韓食店解決。晨早流流有碗白飯和海帶海膽湯,成個人都有力量。

第二天 5am 集合,去到起跑點 (濟洲國際大學) 有段短時間我們都在晃,天未光,人又凍,而且基本上沒有人會告訴你哪裡要幫手,我們於是見那裡最忙就去幫手就對了─存物處。我們主要幫100K參加者分開放置他們的物品,及運到 CP6 的個人物資。

我們是最早到的一批,物資車、工作人員和參加者還未到。
100K 參加者的 drop bag 小山丘。

有時無意間聽到選手講廣東話,或者見到他們的號碼布印上香港區旗,我們都會特別向他們講聲加油(通常呢啲位就俾人反問:咦? 香港人?),你可以想像,當前一日唔夠瞓、雞同鴨講再用盡腦力聽同講韓文,個腦真係幾攰,可以在外地跟陌生人講返熟悉嘅語言,實在是個小確幸。

賽事開始不久,我們就上了架貨van 去 CP1。隊長說,參加者要跑5.5K才到 CP1,最快都要45分鐘,我們要趕快去準備。

CP1 是漢拿山國家公園其中一個入口─觀音寺。在場已有三四個工作人員,我們要做的是將食物和飲品準快安排好:切蕉、剝濟洲柑、切朱古力餅……我們甚至會討論食物及飲品應分別放哪個位讓選手方便拎取,避免混亂。不過後來都難免,飲品部聚了一堆人,膠樽不能拎走,參加者要在原地飲或倒在自己樽內。

由起點到 CP1 要穿過樹林,有好幾個人都說指示不夠清晰,有點迷路。當包尾那兩個 sweeper (是我的同房姨姨和她丈夫) 向大會確定沒有遺漏任何參加者後,CP1 可以收檔了。工作人員將剩餘的物資運到其他 checkpoint ,而我們則返回終點 (即起步地方) 幫手。

濟洲柑的皮很好剝,不過天氣好凍,雙手已變成「凍柑」。旁邊是極少數會講英文和普通話的韓國義工,之前參加過類似比賽。

我負責「生果檔」,開頭還好,後來短時間來了幾十個參加者,見生果快清光,我又再埋首切切切、剝剝剝。

我挺欣賞我們其中一位外國義工 Gavin,他在濟洲住了三四年,是位 Green activist,他不是首次支援這類活動,很強調「Leave No Trace」,他提議我們要將橙皮、蕉皮、膠樽、普通垃圾分別用不同盒子,加上參加者都很有默契將垃圾分開拋棄,走的時候我們真的將地方還原得像沒來過一樣。

不論舉辦任何活動,主辦單位應該有這種垃圾分類的意識,減低對生態的破壞。

返回終點都不過是朝早9點半左右的事,50K賽 cut-off time 是6pm。還有八、九個鐘,大家又凍又餓,時間流流長,我們和幾個韓國女孩取了麵包和香蕉,慢慢閒聊。原來她們也是特地過來濟洲幫手,周一就會飛回首爾。聊到一個位,大家不知怎樣表達時,我們用 translate app 溝通,也是一種方法,不過翻譯效果不太可靠。

時間短促,剛認識的新朋友,因為各要負責不同duty,傍晚已不見她們蹤影。

天開始陰,因為時間太充裕,我們甚至有心機移動所有選手包到枱上,或者將他們放在膠墊上,遠離雨水及濕泥地,再順號數整齊排列好。

天開始下雨,我們確保參加者的物品和大會物資都不會淋濕。

等待參加者到終點期間,我們一起幫手擔水 (中途有個姨姨帶了菜刀、砧板、大蔥和白蘿蔔過來即場煮湯)、仔細地執垃圾,甚至一起研究用哪種姿勢拿著那條衝線帶。

終點處有各種飲品、杯麵、水果……我吃得最多的,是這個「魚糕」,真的又暖又飽肚。
大會訂制那塊衝線帶實在有點短,50K第一名隨時出現,大家忙著研究應如何拿著帶才可讓參加者衝線時拍張美照。
每位參加者完成後均獲頒獎牌,是濟洲石頭爺爺來的,非常有特色。

當50K參加者陸續回來的時候,我們兩個就留在存物處幫手發還他們的物品。有個別參加者更端來超重的行李箱,莫非跑完直接到機場?

入鄉隨俗,當他們來到取回物資,通常我都禮貌加句:「가방 드릴게요 (拎返個袋俾你) 」 、「 수고하셨어요 (辛苦了) 」。有些參加者直接假設我們是韓國人,用韓文問更多問題:洗手間在哪? 有沒有shower的地方? 有沒有 shuttle bus 安排? 可否幫忙 call 的士……

後記

TransJeju 雖然已過了半個月,但現在回想我依然會為有機會幫手而感到興奮。我想始終我們和大家溝通上有障礙,很多時他們需要人手時,都會先找「自己人」,省時間解釋。當然他們依然很歡迎你來幫忙,我想整個過程必須要夠「主動」和「厚臉皮」吧。

另外,韓國似乎有垃圾回收制度,我很欣賞他們肯花時間將垃圾分類,他們甚至打開垃圾袋檢查一次,拿走錯丟的垃圾,倒乾淨垃圾樽內的液體,又用不同類型的袋子裝起垃圾。

之前我以為這種比賽會很熱鬧,大家都會在終點線歡迎選手歸來,但我出奇地發現終點處只有零仃幾個人打氣,有點孤單啊。

100K第一名選手準備衝線,其實現場大家都很雀躍,可惜就是有點冷清。(圖片:TransJeju 官方影片截圖)

濟洲交通說不上方便,除了自己駕車,大部份人都要自行找車離開,我們都要靠同行工作人員成功call的士才能夠離開。

大會說明今年的義工來年參加賽事報名費全免,作為旁觀者,見到不同年紀的參加者真的盡了力捱埋最後一段路邁向終點 (其中一個邊拭淚邊奔去終點),心入面是有一陣陣感動,也令我思考,其實他們可以,自己可唔可以做到呢?

TransJeju 官方網頁
TransJeju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雷利衛徑長征2017] 君子報仇 真係要十年先未晚?!
[Lena Mama 運動女人40+] 苗圃奪亞的賽後檢討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
Miu
Miu -- 其實鍾意露營多過行山,多得我嘅啟蒙先生,即係我先生,用他的興趣影響我天生的惰性,令我由對山藝零求知欲,都些少有點認識,包括 Fitz.hk 這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