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衷感謝 Fitz 的另一位作者小昭的提點,令我思考跑步和寫文的真正意義。

圖片來源

Joe Henderson 是 Runner’s World 愈30年的編輯和專欄作家,著作多達30本,其中一本是《Pacesetters: Runners Who Informed Me Best and Inspired Me Most》,書裡介紹了77位跑步先驅者,他最為欣賞的是已於今年3月13日因前列腺癌逝世,享年86歲的 Ed Whitlock。他形容 Whitlock 是一位教懂他最多,影響他最深的跑者。

圖片來源

2003年9月28日,一個在馬拉松歷史上其中一個重要日子,當天2:05這魔咒給一天內兩度打破,肯亞跑手 Paul Tergat 及 Sammy Korir 分別以 2:04:55 和 2:04:56 完走。而墨西哥的 Andres Espinoza  為先進組跑出第一個2小10分內的馬拉松,完成時間是 2:08:46。但沒有任何一位比得上 Ed Whitlock,今年一月我才寫過《[世界這麼大 癲人何其多] 耄耋之年要sub 4》介紹他,他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是無人可以替代的。

圖片來源


人是很有趣的,會自己給自己限制,太忙﹑太重﹑太遲﹑太老﹑太弱,所以跑不動﹑但當有人打破迷思時,限制便會消失。Whitlock 把馬拉松裡的「沒有不可能」重新定義。我對 Whitlock 已到膜拜級地步,可能大家年紀差不多,再難找到一個年紀大過自己的 role model。我欣賞他的速度之餘,更欣賞他能夠在這人為越來越複雜的跑步世界我行我素,跑得簡約。

世界紀錄多到是世界紀錄

圖片來源
  • 2000年,69歲,全馬時間是2:52:50
  • 2003年,72歲,全馬時間是2:59:10
  • 2004年,73歲,Whitlock在多倫多馬拉松創下2:54:48的佳績(配速是6分40秒一英哩),成為首位在正式比賽裏跑進3小時的70歲以上的長者
  • 2005年,74歲,全馬時間是2:58:40
  • 2011年在鹿特丹馬拉松賽跑出3:25:43
  • 2011年10月份的多倫多海濱馬拉松跑出3:15:54
  • 2016年,他成為80歲以上跑進4的第一人,時間是3:56:38
圖片來源
  • 70–74歲年齡組別世界紀錄 (2004年,73歲,全馬時間是2:54:48)
  • 75–79歲年齡組別世界紀錄 (全馬時間是3:04:54)
  • 80–84歲年齡組別世界紀錄 (全馬時間是3:15:54)
  • 85–89歲年齡組別世界紀錄 (2016年10月16日中多倫多海濱馬拉松,以3:56:38的成績,這項成績較2004年所創下的85至89歲分齡組馬拉松世界紀錄4小時34分55快了近40分鐘)
圖片來源

半馬紀錄都是他包攬

  • 70–74 (時間是1:22:23)
  • 75–79 (時間是1:28:26)
  • 80–84 (時間是1:38:59)
  • 85–89 (2016年4月24日在加拿大滑鐵盧半程馬拉松比賽跑出1小時50分47秒的成績,以平均每公里5分15秒的速度、9分18秒的差距打破了2006年由德國人 Georg Gabriel 所締造的紀錄)

5公里

  • 60歲,時間是17:24
  • 72歲,時間是18:32
  • 75歲,時間是18:45
圖片來源

在一英里方面,他則於2016年6月10日在安大略省劍橋市的 The Cambridge Classic Mile 中,以7分18秒55跑完一英里,也打破德國人 Joseph Galia 在1985年所締造的85歲以上年齡組別紀錄,當時他的成績是8分4秒07。

他離逝前最後一場的比賽應該是2016年11月的在紐約的 MVP Health Care Stockade-athon 15公里賽,他創造了男子85歲至89歲的15公里世界紀錄,時間是1:15:10,較舊紀錄快13分鐘。

看到這張亮麗成績表,我又怎會不狂呼 WTF!?

跑步不會老

圖片來源

幾年前出現了有一個新英文字:Amortality,是《時代》歐洲版總編輯 Catherine Mayer 創出來的,它的意思是指沒有依照自己年齡所作的行為,也就是不依常人所定框框過日子,老人家是不是一定要晨光初現便去公園「撚雀」,除了蛇齋餅粽之外,沒有對生活有其他熱情,例如運動。

Catherine Mayer 出了一本書,中文書名翻譯為《逆齡社會:越活越年輕的全球新趨勢》。Mayer說,她講的不是青春常駐,而是一種生活態度,一種對生活永遠充滿熱情的心態。我想 Whitlock 展示的就是逆齡生活了。

在一次訪問中,Ed Whitlock 說想藉由耆英跑者的自己告訴大家「跑步不會老」。

Mayo Clinic 的一位拿 Whitlock 來研究的科學家跟Time(時代雜誌)說: 「Ed Whitlock 是他見過出現最少衰老跡像的人。」(He’s about as close as you can get to minimal aging in a human individual.)

從上面加拿大雜誌 Saturday Night 替 Whitlock 拍的照片中,可以見到他身手蹻捷﹑沒有一般長者理所當然的老態龍鍾﹑肌肉沒有流失﹑柔韌度仍高。

抗衰老,跑步啦! (我無話到跑步不會死呀!)

不給意見的意見領袖

圖片來源

擁有多得數不清世界紀錄的 Whitlock 大可擺出「吋你唔起」的囂張態度,但他沒有,他出奇地低調。他繼續做愛做的40年如一天的「自私跑」,每天穿上一雙有15年歷史的殘舊跑鞋和30年歷史的背心,天涼時會外披一件褪色的風褸練跑。

跑步地方是離家100碼的墳場,原因一來是貪墳場「靜侷」,沒有車,比街平靜得多,二來冬天時墳場的路比一般街道好得多,因為大家不掃門前雪,而當雪凝結成冰時,路面會好滑。墳場夏天陰陰涼,跑起來比較舒服。一個圈3英哩,他會無限 loop 2至4小時。

再且他不數圈數,也不數每圈的時間,所以在墳場繞圈可以跑得很自在,如果跑街的固定路線,很容易去比較昨天前天的成績,他不喜歡這樣。很多人很好奇 Whitlock 怎麼訓練? 謎底是簡單到你不會相信,就是一圈3英哩的墳場跑。

圖片來源

他就是繞著墳場跑,日復一日,每天跑上三四粒鐘,他每天去跑,沒有特定的訓練表與配速,就是在輕鬆的狀況下跑完預定的時間。他不伸展、不揀飲擇食,受傷便休息,直到康復為止,就回到墳場跑圈。

他沒有教練、訓練計畫、贊助、也不花時間上 Facebook,玩 Instagram,寫 Blog 去做意見領袖。他解釋如果一直花時間去做這些,他只會剩下很少的時間跑步。

他的謙謙君子跑者形象和像禪修一樣的跑步練習,感染和啟發了數以百萬計的所有年齡層的跑者,並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跑步愛好者「喜」跑。每當被記者問到他被很多人當做偶像或是英雄時,他謙虛得犯規地說:「我不相信我應該成為一個英雄。」

當被問及他對其他跑步者有什麼建議的時候,他表示:「我連自己應該點做去讓自己更出色都不知道,怎可指教別人。所以我不給別人建議的,要談談我平常都做些什麼倒沒所謂,但別人要是傻到我做什麼他也做什麼,那也隨便他。只不過我是非常不推薦這種做法。」

從不消費跑步

圖片來源

當愛迪生被指借馬拉松洗底,淡化負面形象時;

當主辦馬拉松是地方政績時;

當跑步「被消費」成為一種建立形象工具時 (正如自封女神消費佢老母一樣);

當看完跑者博文後,發現是「直入」式廣告時;

當看完跑者博文後,發現成篇文令我認識他的私人生活多過跑步時;

當跑者口說推介某一牌子跑鞋,比賽時身體卻誠實地穿上另一牌子時;

當跑者個post是喺屋企浴室戴著藍芽耳機聽歌selfie時;

當跑者辯說「跑步但求開心,規例不須認真」時;

當馬拉松不是目的而只是手段時;

我更懷念跑了一輩子,致力成為最認真跑者的 Ed Whitlock。我聽到 Whitlock 叫我「Shut up and run」。

資料來源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跑步心急人上
《跑步時,我孤獨,但不寂寞》讀後感
無睡意跑步書
跑步培養不到好品格
Yiu Kwong Chan@Fitz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