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驅_001美國時間四月二十日星期一,第119屆波士頓馬拉松。

「波馬」地位崇高,絕不只因為她對參加跑手要求甚高(18-34歲參加者限時為 — 男子3hr05min、女子3hr35min),而是她悠久的歷史。波馬的成長故事,也可說是人類運動發展史。

其中一個里程碑,可由上面那張圖說起。圖中掛上261號的女跑手,是Katherine Switzer,是波馬第一名掛上號碼布的女性參加者。

波士頓馬拉松在1897舉行第一屆,但直到上世紀六十年代,仍然只准許男性參加。因為當時運動界(當中包括女性體育教練),均認為女性並不適合長跑運動,認為女性只有能力跑2.4英哩以下。女性只可參加網球、排球、哥爾夫等運動。而波馬大會亦依足這指引,禁止女性參賽。

直到1966年,女跑者Gibb Bingay混入波馬賽道,以三小時左右完成比賽,成為在波馬賽道比賽的第一位女跑手。她的成績當然不被大會承認,但鼓勵了其他女跑手。


1967年,Katherine Switzer以姓名簡稱報名,成功取得資格。她便掛上號碼由起跑線出發,跑了八公里被大會高層Semple發現。上面的圖片,就是這位高層Semple衝上前,欲掀開Katherine的261號碼布,而陪伴Katherine的男伴(他們是美式足球員)將Semple推開。這張圖片就成為女性參加體育運動最具代表性的一幕。Katherine最後成功奔到終點,以四小時二十分完成賽事。

Katherine Switzer
黑衫凶神惡煞那位就是波馬高層Semple。十幾年後,他與Katherine成為好友,致力推動運動場上的平等。

Katherine Switzer

1972年,波士頓馬拉松終於開設女子組。1984年洛杉磯奧運首次設有女子馬拉松項目。1996年,波士頓馬拉松慶祝一百周年,補發獎項予Gibb Bingay及其他「非法」女性參加者。

Katherine Switzer,以及Gibb Bingay等女性,實現了體育運動公平競技,不分性別、種族膚色的平等大同精神。當我們的渣打馬拉松仍然強逼輪椅運動員接受難以完成的時限,以及將跑手推離賽道時,我們知道,那個所謂的「香港馬拉松」,仍比地球另一方的比賽,落後了超過半個世紀。

再看看新聞報道,聽到那些政客叫大家袋住一個比十九世紀歐洲還要落後的選舉方案時,我們知道,香港人像掛上261號碼布的Katherine Switzer,處於1967年的波馬賽道,連參賽也不行。

Fitz的Facebook專頁以Katherine Switzer為主題圖片,向這群先驅致敬,並為香港的前途默禱。

2012年Katherine Switzer訪問短片:

Katherine Switzer
Katherine Switzer: Marathon Woman

有關Katherine Switzer推動女性平權故事,可參考http://kathrineswitzer.com/

更多:
人肉繪圖師
家聯其他文章
Fitz跑步文章

廣告
家聯
為何要運動?去公園看看那些四五歲的小朋友,從跑跑跳跳所得來的喜悅吧!勿忘初衷,運動會令人快樂,難道我們都忘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