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可以是獨自操練,孤芳自賞。
跑步,可以是上堂團跑,吃喝玩樂。
跑步,可以是參賽攞牌,期待中槍。
跑步,可以是培靈修行,尋找真我。

剛過去的星期日,參加了那間百貨公司出名”抵報”的10公里比賽,原意是與好朋友結伴玩樂和「攞着數」。情緒病復發後,放棄了一月尾的 CCM (香港歷史最悠久的馬拉松),最近病情穩定了也只是練了幾課5公里。到達比賽場地,氣氛加上好天氣,那團火又被燃起,決定放棄了和朋友一起跑,以自覺可應付的步速進行。55分鐘當然是爛成績,但靠自己力量完成一次比賽的滿足感,10k和100k的分別原來不大。之後「唔夠喉」,在沙田經慈沙古道走回九龍。心情好能動起來的日子對同路人來說不是必然,珍惜它,「食盡佢」。

獨跑,團跑,比賽,是不少跑友的進化階段。對我來說,最初跑步是醫生要求多做運動,跑步不需有伴,當中不斷和自我對話; 之後在跑谷中認識了不同跑友,一起參加比賽,從中認識自己,當中有些細節真的非筆墨可以形容,乾脆用相片交代一下 (警告: 以下照片主角尊容可能令人反胃,不欲觀看請逃生。)


完成初馬,當時仍是「數字星人」,個 look 真係數字出宇宙

一起試路,朋友們認得自己隻腳嗎?

行山集郵講運氣,冇林超賢導演的「激戰」,我未必有第一步。

蓮姐風雨不改服務山友絕對值得尊敬。

成百人團跑入萬宜水庫東壩睇日出,多謝A神

呢張隔住副超都 feel 到殺氣,因為係16年美津濃半馬追緊sub 2,成功一刻非常難忘。

學人玩下 cosplay 跑,之後個人每次外遊都有 #比達跑遊世界系列

隔咗一年,個 look 終於見得下人,自信心返晒黎,渣馬報仇成功

Kingfisher 50 第一次挑戰50公里山賽,係我最驚個位 (老虎頭落愉景灣水塘) 竟然仲有義工影緊相。同拍檔行住吹水吹足11小時最開心。

參加雷利衛徑長征,NG 咗兩次,影咗張最滿意的隊相。可惜比賽因颱風腰斬
#山頭螞蟻

Prison Break 100,一日隊友,一世隊友,踏上這無盡旅途。

每一個完成獎牌和證書,都是一個故事。

我是個幸運兒,但其他同路人呢?他們可能在等待勇氣穿上跑鞋的一刻,可能不好意思參與沒朋友同行的團跑,可能沒有動機報第一個比賽。我曾想過,如果有一個類似「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的平台,為不同需要的同路人和願意付出的跑友作出配對,令同路人有合適的跑友作伴嘗試跑步,甚至為有需要的同路人籌款參與比賽,應該十分理想(概念其實和街跑少年相近)。但只要稍為細想,當中要付出的時間和心力我自問不能負擔,人身安全問題更是要小心處理,搞不好「花生友」還以為我想「統一跑界」呢? 看了這篇文章的朋友,歡迎開放討論一下。

還原基本步,多注意自己和身邊人的精神健康,跑步只是其中一項工具。「黑狗」很可惡,記住,記住,記住,「無論於甚麼角落,不假設”佢”或會在旁,你也可暢遊玩樂,再找寄託」。

(編按:標題改自楊千嬅歌曲《再見二丁目》,以下為黃耀明版本》

Fitz 連結: https://fitz.hk/?p=89411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陰晴風雨開心同行系列 Episode Final 人在 便有路
陰晴風雨開心同行系列 EP.2 如果禍與福都躲不過
陰晴風雨同路行系列 EP.1 第一次,第一年
陰晴風雨同路行系列
凌凌發@Fitz
Fitz Running 跑步

Advertisements
分享
凌凌發
凌凌發 -- 抑鬱症中年人,希望與跑者和同路人在練跑中一同尋找快樂。夢想係60歲後BQ及完成六大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