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圖放大)

~ 00:00am 30/12
在深夜終於完成執拾裝備,拿著賽前預算時間表,核對賽道及高度圖,補給位置及清單,再作思想調整,然後準備就寢,不過都很想看一看壹號皇庭V。

~ 02:00am 30/12
似乎已經展轉反側了一段時間,還是未能入睡,越擔心便越精神,強逼自我催眠。

~ 05:45am 30/12
鬧鐘聲響,還是半夢半醒,唯有硬著頭皮起床,煮個早餐慰勞自己,當然還要來個大解放吧!

~ 07:15am 30/12
出車時間,細數行裝沒有遺漏,便聯同私人Uber直上火炭起點。


~ 07:30am 30/12
在起點前,已經遇上十一飄兄伉儷,他會在我意想不到的 CPss 作出支援;登記、寄存行李、上廁所、找相熟的跑友合照,期待在山上找更多的跑友義工合照。G2 (上年冠軍) 正在台上接受訪問,他表示最緊要享受整個比賽過程,能否破大會時間不是最重要。而我在想,能否完賽都成問題;藉口永遠解釋不完,陳彥博說過:「沒有如果,只有結果。」我是完全明白。

~ 08:00am 30/12
大約250個有自唔在的越野跑信徒起步,環著大帽山走一圈,在四十二小時內完成壯舉,目標是從起步返回終點,亦即是當初的起點 – 火炭。

走了兩公里的斜坡,大叔已經需要用行山杖支撐大局;同時,非常留心舊患狀態,果然只行不走,不會引發痛楚,一於繼續潛行,只要保持平均時速每小時四公里,便可以安全在2017年到達終點,當時我是這樣想。

~ 09:18am 30/12
今次比賽是 solo,單人匹馬上陣,所以比賽節奏非常受到其他選手的影響;所以,到達第一個CP的時間,已經快了,這個不一定是好事,但能夠與癲傻偶像施sir合照,就當然不是壞事吧!

參加這個賽事的主要原因,是讓我行一些少行的山徑,讓我這個郊野路痴,都可以有機會在多角度,欣賞香港大自然的山丘水塘美景。不過,世界始終沒有免費午餐,沒有勤力練習上落樓梯及斜坡,真的會出事。始料不及,來到 CP2,雙腳的大腿內側肌肉,已經作出投訴,準備抽筋罷工;那麼,前面的一百多公里路程,可以怎樣闖過去呢?

~ 12:07pm 30/12
心還是很雄,噴過止痛噴霧,拿著兩條香蕉,便繼續上路。走到大埔公路,才醒覺要經過金山,即是有很多馬騮的地盤,而面前的欄杆已經有一隻在等候我……條香蕉。我彈開兩尺,然後趕緊吃掉一隻香蕉,收起另一隻香蕉。來到垃圾桶旁邊,更有一隻馬騮仔想作勢跳過來搶蕉,幸好義工哥哥拿出行山杖阻擋,我還是吞下整條蕉,急步搶攻下一個站。

~ 14:13pm 30/12
天氣不似預期,竟然太陽猛烈,頭頂發出直升機盤旋的噪音;經過古蹟水塘,便來爬這個從未來過的金山,雙腿又想大賣老抽,先坐下、啪仙丹、找噴霧、再鬆筋,明白什麼是迎難而上。接上熟悉的衛徑,重回城門 CP,眼前忽然出現來無踪去無影的十一飄兄,他帶了我特別要求的冬菜粥,其實我真的不好意思提出這個要求,因我知道他真的會做得到,還加送一袋無核葡萄,坐在旁邊的師兄看在他眼裡,即時滿心葡萄,要求分一杯羹。因為上落樓梯大腿都會作勢抽筋,十一飄兄便為我按壓崩緊肌肉,我可能欠他人情太多,力度真的大得有點過份,我的尷尬慘叫聲,引來其他義工跑手的注意目光,右腳做完輪到左腳,正式「官人我再叫」上演。

雖然時間容許休息,但我還是心急上路,來到小巴站迎接素姬支援大隊,由御用大廚親自護送的薑炒飯,更為我將乾果話梅果仁打包,迎戰下一個最大的難關上大帽。面向斜陽,遠處看見幾個黑影,原來是由健美四頭肌見義勇為專執孤兒仔女的女俠帶領的義工團隊正在站崗。大叔得到幾位素跑友的強大加持,正能量絕對爆燈,雖然知道面前的山路難行,但還是會勇敢面對;而更重要,就是抱著正面思想,那些奇怪形狀的石頭、一望無際的野草、香港之巔的白波波、變幻無常的山頂大風和遠處忙碌中的香港人,全部都正在為我鼓掌,我會永遠記錄在腦海之中。

來到山上一個轉彎位,一位男義工,竟然大叫囉嗦大叔加油,竟然有陌生人稱呼我的網名而我並不認識;這一位實體粉絲,非常多謝你。爬過一道泥牆,重返人工水泥大帽山路,轉頭又走回石級山路,向CP4進發,下山看見遠處有紅衫義工守候,不以為意,當走近一點,熟悉笑容呈現眼前,原來又是 (前面省略了十六個字) 女俠,她又不知從什麼秘道、用什麼輕功,飄移過來,實在是大感動鳥。

~ 19:07pm 30/12
路途比預期崎嶇,所花時間較長,頭燈開始在黑夜中搖曳前進,終於到達 CP4,十一飄兄已經非常殷勤地招呼著我,他又再次使出內功,為我按壓大腿內側,愉快的尖叫聲這時充滿整個山谷。

坐在隔鄰那位師姐因爲感冒未清要退出,甚是可惜;聽聞,我身後都只剩下十多位參賽選手,而面前未知的路更越來越艱難,何去何從,唯有天命。來到漫長暗斜的元荃古道,左邊就是青馬汀九燈飾美景,不會不拍張照片便離開吧! 不過千萬不要再次拗柴就好了。風刮得越來越兇、體感溫度越來越低、體能開始下降,還要由崎嶇山坑抵達CP,所有負面情緒即時浮現眼前。幸好跟上一位師姐,可以沿途搭訕,原來都有100K經歷,但就都是第一次參加100 miles賽事,她希望測試自己100之後,還可以走幾遠;她怕黑,所以身後有位男仕相陪。我想講…她的紫色山鞋和紫色帽非常之合襯呢! 希望以後山上有緣再見吧!

~ 22:13pm 30/12
當人遇上低谷,上天便會在適當時候供應需要。等一個人 CP 正在公演,一位壯男同志拿著薑飯,曖昧地等候大叔,還神秘地帶來另一位好 buddy。這時身心靈同時得到滿足,再加上 buddy 起勁的為我兩腿施壓,大叔面向另一個男人坐在前面,引發大叔歡喜狂叫,第三者坐在背後看在眼裡,到底明不明白是什麼的一回事呢?

按照預定計劃,是時候再次出發,幸好走在曾經跑過石崗30K的跑道,又越過高山又越過谷,準備向下個目的地深井進發;襯托著深宵冷風,奇怪思想再次出現,地底怪物隨時出現,鹹蛋超人即將與其開戰,還是先走為上策。

~ 02:12am 31/12
可惜,夜間暴走效率開始滑落,來到CP6,吃了一碗燒鵝瀨粉走鵝,胃酸還未趕及分泌,食物竟然頂上心口,就像有一大塊石頭投進腹內,而大腿肌肉又同時繼續投訴;不過眼見後來選手都陸續出發,我也不敢怠慢,尾隨其後,緊張得連電話和頭燈也忘記跟身,需要勞煩工作人員追來交還給我。

心想還有四個小時才到達下一個關卡,當走在凌晨時份,兜兜轉轉的黑夜之下,原來要保持日間速度是何等困難;終於在一個 SCP 遇上一位熟悉的面孔,腳上的水泡逼使他要決定退出,他叮囑我下一個 CP 的關門時間是07:45am,而前路還有八公里呢! 與他道別之後,立即心內盤算,一定要追回一點落後時間,否則便要被掃尾隊提早捧走;所以來到麥徑路段,決定一有斜路便狂奔,的確追回不少時間,更追回怕黑的師姐。

~ 06:42am 31/12
不過,好景不常,過了懲教所,天開始光亮,意志開始消沉;一杯黑啡、一個杯麵,都難敵睡魔來襲,只是五分鐘的短暫小休,也已經很渴求。剛換上乾淨的戰衣,師姐又再次離我而去,原來我在此 CP 不經不覺停留了30分鐘,大叔在這場戰役似乎氣數已盡、無以為繼。

老眼昏花、精神不振,便是大叔見光死的先兆。萬一看漏眼其中一個路標指示,可能已經提早三個六返大陸;今年我不喜歡大除夕的晨早,不想面對熱情的太陽伯伯,再次重回麥徑十,不知不覺閉目養神,偏離航道向左走到草叢,如果是向右走便跌落引水道;雖然走上山崗,可以盡覽屯門360度壯麗全景,但在此時此刻,真的沒有心情,而且現在不只雙腿肌肉痛,還有可能在跑下斜坡時引致的腰骨痛,更加難頂的是右腳跟的阿基里斯腱痛楚。正因為未曾試路,心裡更加產生恐懼感,成功完賽的自信心持續下降。不過無論如何,後面並沒有退路,還是專心地克服面前這座黃沙滑梯般的公庵山。遠眺對岸,便是最後幾座大山,而時間只剩下14小時,但要走大約50公里。剛剛有另外一位師姐後來居上,她曾經試路,說很快便到達大棠,所以一直跟著她身影前進。終於返回河道平原、文明村落;在尋找CP期間,經過一位疑似腳步受傷的師兄,他一拐一拐地朝著正確方向行走。

~ 11:34am 31/12
紅衫軍再次出現眼前,另一位補給青山院友亦已經準備就緒,提供支援;大叔再次審視身體勞損程度、觀察天氣狀況、亦參考義工們的經驗和評估、更特別致電醫生素跑友咨詢其專業意見。最後,總結了大叔的退賽*宣言,並在支援大叔的群組內發佈:「實在對不起,我要棄賽了。亞基里斯腱痛,膝頭痛,腰骨痛,兩腿持續作抽筋,沒可能在限時內完成下一段路。感激各方好友相助,之後支援可以終止。」然後打電話,語帶咽哽地將這個壞消息告訴囉嗦大嬸,再將手帶交回工作人員,這個決定和這些動作都需要極大勇氣;害怕輸掉便不能重新勝利,希望吸取今次失敗的教訓,明年做得更好。

阿Q精神地想,帶著遺憾的回憶才是最浪漫。

*其實退賽結果有跡可尋:-

  1. 缺乏睡眠
  2. 傷患困擾
  3. 欠缺訓練
  4. 工作壓力
  5. 錯判時間
  6. 不熟路況
  7. 氣溫上升
  8. 忘記Plan B
  9. 擔憂以後賽事
  10. 信心危機


囉嗦大叔再次多謝各位素跑友、buddy 同事、青山院友的無私奉獻和強大後援!

特別感激囉嗦大嬸及私人 Uber 的體諒和隨傳隨到!

在2018年,囉嗦大叔會繼續向著目標跑下去。

原文載於網誌 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囉嗦大叔] 在哪處拗柴 就在那裡重新起步
[囉嗦大叔] 超越.你的不可能—陳彥博
[囉嗦大叔] 休足時間
囉嗦大叔@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