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馬剛剛一星期之後,又來到中國華南沿岸馬拉松賽事,歷史悠久的 CCM,多謝公司贊助,當然要落場走一轉吧! 雖然是雙連馬,不過狀態與感覺跟去年日本三連馬真的有天淵之別;首先,在香港要返工做家務,在日本玩、食、瞓;在香港只有淋花灑,在日本可浸溫泉加冰火浴:在香港緊張搵銀,在日本盡情豪放洗錢。所以,香江渣馬賽後復原能力差,加上物理治療,要整個禮拜,在日本基本上第二天都已經行得走得。

玩 CCM 其中的一個理由,就是有一點自虐傾向、又想自我封閉;如果走在這個魔鬼賽道,能夠在六小時的時限內完成、就是對自己能力的肯肯定,以後的海外大型馬拉松,都只是 a piece of cake,非常容易就能夠克服。當以後遇到什麼困難,想想自己怎樣成功完走 CCM,所有自信心都返哂嚟! 其實去年的 CCM 半馬,還是歷歷在目,話過「拒絕再玩」,結果…well,做人緊記 never say never,無謂斷自己後路。


賽事準時八點起步,大叔2018年第二場全馬、兩年半之間的第十場人生馬拉松,正式展開。尚記得第一場的大阪初馬的興奮心情,相比今次 CCM 的心境,都已經是一匹識途老馬,隨著人潮、逆流而上,身心已懂得自動調校、配合呼吸節奏,慢慢享受四萬二千多步的距離。

天氣清涼送爽,雖然每隔三公里才遇上一個水站,因不需要飲太多清水,倒也沒有所謂;沒有熾熱陽光,大會亦沒有提供無謂的海綿寶寶;至於香蕉甜橙就大約每隔六公里即兩個水站才有供應,正因自己也帶備兩包gel,所以亦不是大問題。萬宜水庫一帶風景優美,所以走在這條賽道,其實是很好的恩賜,而與黃牛相遇打招呼,是基本禮貌吧! 既然魔鬼賽道有上自然有落,千萬不要輕言放棄上岸;正好比如人生遇見風浪阻滯,最緊要從容面對,最後苦盡甘來地來到一個高點,就可以輕鬆下斜,不費吹灰之力,便能夠享受順境的樂趣。

不過,人生往往出現出奇不意的挑戰,一條不太熟識的西灣路,看似無盡的斜坡,真的讓跑友嚇怕。大叔準備不足,唯有使用跑行法,保留實力。可惜,右腳突然有數隻腳指抽筋,唯有轉為慢行,找食鹽補給,誰知道腰包內整包食鹽不見了,可能剛才掉垃圾一同丟棄。所以,人生無時無刻都要進行危機處理、臨危不亂;只要相信前路永遠由我創、沉著應戰,不要胡亂作出壞思想,總會找到光明前路。

賽會在每五公里顯示距離,終於來到40公里,再看看時計,原來有機會破五大關;所以當越過最後的一個上斜路段,便來個大解放,在落斜坡時狂奔。外籍小朋友幫忙在賽道前看出號碼布數字,然後傳呼到終點,主持人依照習俗,十分窩心地讀出參賽者號碼及名字,而攝影師便繼續用快門秒殺每位健兒,迎接大家衝過終點。只可惜大部分同事完成10公里或半馬賽事之後,都已經離開。所以賽前集合點都已經人去樓空,蘋果也沒有留下一個。幸好,一班 die hard 粉絲還在終點線,為我這個慢腳打氣,為大叔加添安慰。

接過old-school完成牌,設計竟然與去年的半馬沒有分別,只是在年份及賽事項目略作改動;希望大會能夠與時並進,為這項歷史最悠久的本地全馬賽事,增添更多吸引之處,為魔鬼賽道之名,承傳給下一代。

原文載於網誌 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囉嗦大叔] 香江渣馬2018
[囉嗦大叔] 在哪處拗柴 就在那裡重新起步
[囉嗦大叔] 超越.你的不可能—陳彥博
[囉嗦大叔] 休足時間
囉嗦大叔@Fitz
Fitz Hiking 行山

廣告
囉嗦大叔
一名正處於尷尬年齡的囉嗦大叔,為著保護環境、重視健康和尊重生命,2013年開始素食生活;並於一年後積極加入跑步行列。最不希望見到年輕人跑錯冤枉路,自己未來我們香港人一齊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