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太難(農曆新年前跑步日誌)

四十二點一九五公里,生命中一組揮之不去的數字,馬拉松的總長度,永遠忘不了。

一場沒硝煙的戰爭已悄悄展開多年,戰場是香港的公路,武器是跑鞋和汗衫,只有五六小時的作戰,強弱懸殊,不知多少人被擊倒,同樣也有很多人能凱旋勝利。二零一一年二月二日,農曆虎年最後一日歲未大除夕,正當家家戶戶忙著準備去舊迎新,迎接兔年來臨之時,我選擇去跑步,是跑步重要還是過年重要? 寒冷天氣警告仍在,北風呼呼凜冽,如刀割面,將衣領挺得高高,雙手插入衣袋內,盡量拒絕寒風的來襲。來到我起跑的地方荃灣碼頭熱身,北風彷彿要擊退我,冷冷向我說:

「回家吧,你已經輸過兩次,再輸,你承受得來嗎?

想到這裡真的退縮了一會,去還是不去,不跑,我會後悔一生,好,開步向屯門進發,大地又用嘲諷口吻向我說:

「歸去吧,馬拉松這場遊戲不是你玩,也不是人玩,每年都有人傷亡,你清楚知道,你想做其中一個嗎?

給它擊中要害,身體不其然發冷顫抖,難道下一個給人抬上救護車是我? 內心掙扎了一輪,不管如何,到這刻,我有退路嗎? 出發了,這回連火熱的太陽也出來了,哈哈大笑地說:

「你吃過我高溫的苦頭,走吧,回家跟家人過新年?

反而高溫我從不害怕,因為我的工作一直在太陽底下,我怎會怕太陽,只會當陽光幫我打氣,大自然的折磨我還可承受,但口腹的引誘,往往使我有所動搖,深井燒鵝,色香味美,一整幅大廈外牆掛著金黃色燒鵝圖片,似向我說:

「我已經光著身子,散發誘人香氣,為何不來嚐嗜? 我等你等得很苦!

只好說:「你等我,我一定會來,不過不是今天,千萬別走開。」

深井除了燒鵝出名,還有是自稱真正朋友的生力啤酒廠,一九四八年已在深井設廠的生力啤酒廠,在金錢掛帥下,真正朋友也於一九九六年捨深井人而去,地當然是賣給地產商發展豪宅,現在的碧堤半島是也,豪宅獲利多少錢? 想知嗎? 三十多億元,想一想多少個零頭,咋舌嗎? 幸好還有真真正正陪伴香港人成長的嘉頓麵包廠在深井存在,麵包及餅乾全是香港製造,麥當奴的所有漢堡飽的飽全是嘉頓供應,記得以前的餅乾是放在一個方型鐵罐內,罐面是一個圓蓋子緊壓存氣,保持餅乾鬆脆,要買多少才拿多少出來,不像現在的全包裝好了。

從前一片麥芽糖餅乾,一樽可口可樂,已經其樂無窮,感覺上以前的食物總比現在的鮑參翅肚山珍佳餚好味得多,以前物資貧乏,可以吃飽已經很幸運。離開深井沿青山公路一直走,才發覺青山公路上有海關訓練學院、入境處訓練中心、新界西水警基地及多個監獄,原來整個青山公路是保衛著香港防務及治安的重要基地,不走就不知,黃金海岸對面有一條村叫掃管笏,村本身沒什麼特別,但在英國有首相搖籃之稱的貴族學校哈羅學校也在此處落戶招生,二戰時期英國首相邱吉爾也是此學校出品,可想而知青山公路美景是多麼迷人吸引。

走、走、走、走、走、不停的走,披上了風的戰衣,陽光為我開路,大地在歡迎我,途人為我敲鑼打鼓,勝利凱旋大門打開了,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日,為了尊嚴而背水一戰,為了為生命添上輝煌一頁而浴血火併,一代人一代事,絕不會延至下一代,我要是完成,不是前列,馬拉松,回頭太難。

更多:
跑步, 有如逆水行舟 — 荃灣中興10km後記
李國泉其他文章
Fitz跑步文章

分享
李國泉
半生工作於海水與淡水之間,無想過當年輕不再的時候重穿波鞋,重拾兒時樂趣,游走於天地之間,天地不再局限香港,願將跑過的地方、寫下的文字和同好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