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潔貞上個周末,Facebook被姚潔貞取得奧運資格的消息洗版。我也興高采烈,不斷share這則消息,就好像自己的朋友,奪得了渣馬冠軍。但是,有朋友向我提出了一個問題:

「米高佐敦第N次拎到MVP,或朗尼一場比賽又再大四喜,你會唔會咁興奮?」

我頓時語塞。

我也明白到,姚潔貞是專業運動員,她要追求成績,追求榮譽。而這些,絕非我這些九流跑手所能感受到。情況就如我朋友所言,縱使我們喜歡打籃球,喜歡踢足球,但我們必定不會視佐敦和朗尼為模仿對像,也不會相信他們與我有共同的地方。我們知道,他們是天上的星星,而我們只站在地球上,只能遠望星光。

但我仍然奇怪,為何眾多跑步群組,眾多跑友,都異口同聲為姚潔貞感到高興?我到訪了姚潔貞的Facebook專頁,讀到她比賽記誌,明白了這份感染力:

姚潔貞310k:有三女數男一起跑,很快就到了
20k:這麼快就感吃力了..
25k:自備gel 飲料被盜了..
28k:被甩,要自力更生了..
32k:安多芬都沒有力了,水泡又起,求主不要讓它變血泡,結果不到一公里,泡不痛了
38k:腳患痛楚有所下降,可以微加速
41k:討厭的大舊磚橫行一公里
平安完成,後半盡量保守,
不讓腳患有所差池,破壞開頭的努力,
或令日後復原更久,
然而跑畢後走多幾步,真的不行了……

姚潔貞單看文字,這段記述是否很像眾位跑友的比賽記錄?這些年來,這一類文字經常出現跑步群組或各位的Facebook Status,當在大家參加完荃灣中興10K、聯合國兒童基金半馬,以至渣打全馬的比賽後,大家都會作這般記錄。而我叫這股味道做「熱血」。

但我們看到姚潔貞衝線,與看到米高佐敦載上冠軍指環的感動,完全是差天共地。這並不關乎他們取得甚麼榮譽,而是從姚潔貞的文字,我們可感受到姚潔貞的傷,姚潔貞的低沉,姚潔貞的喜樂。這種種一切,就算如我這個九流跑手,都曾經經歷過。

是的,姚潔貞也許是天上繁星。我們經常掛在口邊的「長跑長有」,她或許更希望「屢戰屢勝」。她的世界與我們絕對不同,但是,她仍有一股我們跑友共同擁有的感情,就是熱愛跑步。

我並不希望我能夠跑出姚潔貞的成績,我只希望有天她可懷著我們跑友對跑步的熱誠,好好跑一場。

10570440_359155714237665_4926220979439151600_n

更多:
跑步, 有如逆水行舟 — 荃灣中興10km後記
家聯其他文章
Fitz跑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