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公路青山是指青山公路。泳池是我工作的地方,大海是我遊樂的地方,跑步才是我至愛的運動,下定決心要跑完成一個馬拉松距離的路程,地點荃灣到屯門,再由屯門折返荃灣,沿途經青山公路,一直在海邊走,整條海岸線及所有沙灘都盡入眼底,青山公路現已高樓林立,但隱隱還現出五六十年代謝賢、蕭芳芳、陳寶珠所拍粵語長片風情餘韻,先在荃灣碼頭熱身,寒冷天氣警告訊號下跑步似乎很傻,身體及心裡有點寒,寒代表害怕,寒代表驚慌,馬拉松對我打擊太大,要完成,真是有點兒天方夜譚。

起跑,腦海再無他想,只知跑、跑、跑,不停的跑,跑到世界盡頭,跑到天荒地老,跑到那一天不能跑為止,先經過我訓練拯溺學生的海灘麗都灣,以前叫十一咪半,應是英語哩的譯音過來,再入深井,美味的燒鵝像在等我,沒有停下吃燒鵝,一直走,過了青龍頭到達沙倉,沙倉這個名已經沒有人叫,那裡曾經是一個露天存沙的倉庫,因為已經沒沙了,只有老一輩屯門人才知,入屯門之路走到一半,到了小欖燒烤場,以前那個地方叫樂安排,現在也沒有人叫,那裡原是一個海水化淡廠,將海水化成淡水給香港市民飲用,因為化淡成本太昂貴,一九九二年兩支地標式煙囪被炸毀,炸的時候非常壯觀,從此海水化淡廠灰飛湮滅,化為烏有,沒有人再提,香港人是善忘的人,身邊的事物很快便忘記得一乾二淨,再走,去到舊咖啡灣,有架紅色私家車向我響號,心想,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河水不犯井水,你竟然響我號,斗膽,跟著還停車在前面,呀,原來是屯門拯溺會總舵主李綿江,

他問我: 「你攪什麼?

我向他的車大聲說:「跑步呀。」

他笑笑口就開車絕塵而去,還有十分鐘就到我的目的地三聖邨,那裡最近建了一個海鮮街牌樓,全世界可以吃的海鮮三聖邨海鮮街也可以找到,用了一小時四十七分由荃灣跑到屯門,約莫十八九公里,差不多一個半馬拉松,乘車大約只需八元,嘆了一口氣,何苦及何必! 用午餐後稍事休息再上路,曾經想過乘車返回荃灣算了,不過要跑馬拉松就是這樣,不要多廢話,跑啦,所有說話都是和自己說。

走,回頭了,青山灣開始返轉頭,經加多利灣,加多利即是中華電力公司老闆加道利,以前是他的私人泳灘,後來交回政府管理,他的豪華大宅就在泳灘旁,屋內有私人直昇機停機坪,可想而知他有多富貴,一直走到黃金泳灘,又看見朋友,原來是拯溺總會考官梁兆翔主考,他問我為何在這裡?

我說:「跑步呀。」

再見後又再向前走,過了黃金酒店後景色就不美,因為只看見大廈,看不到海岸線,到了大欖涌,女子監獄在我頭上,無暇理會,返回小欖海事訓練學院,巴士站旁有人大聲叫我

「阿Sir 。」

是學生阿亮,互相擊掌以示鼓勵,

向他說:「我由屯門跑回荃灣。」

奇怪,所有跟我相識的人都和拯溺有關。又走,小欖返青龍頭是最美麗的一段路,加上天氣開始晴朗,旁邊是大海,萬噸巨輪在身旁駛過,對岸是北大嶼山公路,身後是赤鱲角機場,飛機在我頭上升降,蔚為奇觀,面前是汲水門大橋、青馬大橋和汀九橋,這樣浩瀚建築工程曾經養活過多少香港人? 一座古色古香的古堡別墅在青龍頭與深井中間,我也攬不清楚別墅的主人是誰,因為間中電視也會介紹一下,不要說我講,成龍也有一座別墅在青山公路上,在那裡我不說,不過很容易找,大大個字寫著成龍,回到深井,已走了四份三路,腳開始不屬於自己,跟著就自言自語,什麼不要放棄,就到啦,一定得等等,亂說一通,當然沒人聽到,過了汀九,看見麗城花園,荃灣珀麗灣碼頭,終點在望,跑到最後是意志的磨練,魔鬼與天使的最後對決,完全可以不跑,是自作自受,活該! 不過想深一層,難得可以一次經過青山公路所有泳灘兩次,回來時還可看日落斜陽金光,真真正正是物超所值,辛苦但不用金錢可享受,多快樂,用了一小時五十八鐘出來,只比入去時慢了十分鐘,算不錯,向夕陽起誓,今年一定要完成馬拉松,在那裡跌倒下就在那裡爬起來。

更多:
回頭太難
李國泉其他文章
Fitz跑步文章

分享
李國泉
半生工作於海水與淡水之間,無想過當年輕不再的時候重穿波鞋,重拾兒時樂趣,游走於天地之間,天地不再局限香港,願將跑過的地方、寫下的文字和同好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