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zuno Wave Aero 13在姐姐馬灣的家中,窗外是青馬大橋,告訴媽媽: 「那天我跑到這裡,再跑去維園。」

她回敬一句: 「咩人嚟架!」

初馬前一天,她說:「盡自己本份便是了。」我說: 「這不算是本份,無人要我這樣做,只是玩!」我問: 「你不擔心嗎?」她答: 「你都跑過咁多次啦。」跟她提過這次是跑上年的雙倍,未試過的,她始終不大了解。

備戰的幾個月,比之前幾年練得勤了,一星期兩至三次,心感已功德無量。在大廳閒坐時,冷不防媽的突然一句: 「你今日唔跑步嘅?」無言以對。

跟她逗笑說: 「媽咪,你都一齊跑啦!」

她說: 「我坐係度都第一。」無懈可擊。

我買錯跑鞋,腳型不對,跑完會痛,她說: 「送給我穿吧。」誰知她穿得比我更好看。 粉紅色+銀色的Mizuno Aero Rider 13!天天都在穿,上茶樓、行公園。

媽,我遺傳了你剛毅的扁平足,但沒有承傳你繡花的巧手。

惟願我以從神而來的妙筆,描繪出生命的七彩線條。

分享
Florence Leung
初相識的大都以為我讀Sports Science或Science,其實我主修英文。如今成為一名sports writer,妙哉妙哉。我手寫我腳的時候,我感受到上帝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