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4日,歐洲國家盃8強英格蘭對意大利,120分鐘激戰過後仍然互交白卷,要互射十二碼分勝負。如果你好似我咁,係英格蘭死忠球迷,當時都應該知道輸咗九成,最後佢哋亦「不負眾望」順利出局,22年來第7次喺大賽射輸12碼行人止步。

你話英格蘭班球員有無盡力? 有,一定有,但當悲劇一再重演,就唔係運氣咁簡單,係球員無料又好,係教練唔夠班又好,總之就係技不如人。

吹咗咁耐,其實我係想講:「我唔想變成英格蘭。」


上圖係我找數以嚟,總共 DQ 咗嘅比賽。街馬,我可以瀨無準備,純粹攞經驗;渣馬,我可以瀨係初馬,條路難唔啱跑;逆走100,我仲可以瀨無時間操山,去到大浪西算係咁,自我感覺良好。

但係,我唔想咁做。

十二碼次次收工出局,就算係英格蘭,盡咗力,又如何?

愛因斯坦話:「瘋狂的定義就是,一直重複相同的事情,卻期待不同的結果。」(“Insanity is 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gain and expecting different results.”) 我唔係痴線,更唔係佛系跑手,緣份到了都應該完唔到賽,所以寫埋下面嘅報告,就係時候正視問題,搞掂之前都唔會考慮參加比賽。

逆走100

既然數已找,點解仲要攞苦嚟辛? Well,咁我未至於生活苦悶到要折磨自己搵衝擊,事實係,自從當年完成毅行者後,好想單獨完成一次100公里。我係鍾意行山多過跑步,不過「逆走100」時限32小時,都預咗要跑嘅。

出發前唔知點解同咗KK、何亨同蔡東豪合照,呢次仲唔係我誤判,我XX……

起點—鉛礦坳

賽前不斷同自己講,頭50K一定要保留體力,學KK話齋:「去到獅子亭要好似無行過咁!」我明,我真係明,所以頭段上斜都用咗KK教落嘅上山大法,越斜就越要細步上,對於小腿成日都咁緊嘅我,最有用嘅秘訣係幾時都要全掌落地,因為咁樣小腿肌肉先唔會緊,唔容易抽筋 (事實上全程亦無抽過)。

開頭仲有心情影相
細細步上白波

結果,我用咗大約7小時去到CP3鉛礦坳 (29.9km),比原定一小時4公里嘅目標快咗少少,重點係 (以為自己) 唔係好覺攰。嗰一刻我真係妄想已經盡得KK真傳,得道成仙,點知惡夢其實準備開始。

草山—獅子亭

逆走麥徑,草山係第一條要上嘅天梯 (之前大部份上山都係石屎斜路),話晒喺度有兩次拍攝毅行教室嘅經驗,以為可以輕鬆過關,點知一上就知出事。正如前述,上斜路用細步可以慳力,但上樓梯,無論你點行,都好難避免較大幅度嘅提腿,加上草山啲樓級鬼死咁高,烈陽又鬼死咁猛,所以未行到一半已經爆爆地,就喺接近斷氣嘅時候,忽然傳來一聲:「喂,你咪找數真漢子!?」

當時我真係好想搵窿捐,可惜草山連樹都唔多棵,唯有死頂:「咁都俾你認到,師兄點先?」

逆走草山,就是不斷上大級樓級

後來 Facebook 相認,原來呢位「師兄F」當時唔知我有份參賽,以為只係普通行下山,我當然唔怪佢,因為我真係上得好慢好慢,而佢三兩下手腳已經唔見咗人。

多謝攝影師照顧慢腳人士
逆走針山都有好多樓級,但已比順走好多了

好不容易撐完草山同針山,喺城門食完令人感動嘅牛肉飯後,再向金山同畢架山出發。老老實實,起步前我最怕嘅就係畢架山,唔知點解硬係覺得上極都唔完,而最後去到獅子亭,我雙腳亦真係無晒力。

說好了的「好似無行過咁」呢?

多謝Will爺同Ca姐喺城門俾飽飯我食,又同我上畢架山,等我喺毅行十倍奉還吧

*喺度必須講明,因為本人無論體能、肌力以至上落樓梯技巧均嚴重不足,先至導致如斯田地,與本屆逆走100四人隊際男子組冠軍 “Cosmoboys” 及 「毅行教室」教授之技巧並無任何關係。(我都知呢句好廢,但係真嘅)

畢架山上嘅九龍夜景,真係無得輸
獅子亭 Support 團隊: 多謝康師傅嘅速遞服務、Kaluen嘅撞車接送、阿pi嘅無敵暖牛肉飯,仲有考完試即嚟陪行嘅Hugo

獅子亭—水浪窩

今次比賽其中一個熱門話題,就係麥徑「順走」定「逆走」難啲? 我覺得如果用頭50K計,逆走係較易,例如上大帽山白波行車路,已經慳到好多時間。問題係,順走最難嘅麥三、麥四,倒轉嚟行又係點? 呢個我可以肯肯定答你:「再難啲!」

超感謝「麥四字典」Hugo陪我行咗一個通宵,你嘅每一步帶路,都幫我慳咗好多精神同精力,無你我應該要搞多幾個鐘先落到山

正常行山攻完頂,落山係開心事,但以馬鞍山嚟講,只係有無盡嘅碎石大石,再加上佢哋非常大級,已經腳軟同無比眼瞓嘅我,每一步都係折磨,最後落到麥四車路嗰刻,真係差啲喊出嚟,不過實在太攰,最後瞓住咁落水浪窩。我夜晚10點由獅子亭起步,去到CP7 (企嶺下) 已經朝早5點,足足用咗7個鐘,絕對 DQ 關鍵。而我亦喺呢個時候,同 support 嘅債主講咗成世中其中一句最重要嘅說話:

「我誤判了,100K係難過全馬的,請原諒我。」

水浪窩—北潭坳

其實就算捱到水浪窩,都只係完成咗65公里,距離終點仲有1/3。頂唔順瞓咗半個鐘,又要向雞公山出發,當時已經半死嘅我,無胃口都要啃埋個老麥起程,目標係行得幾多得幾多。

逆上雞公山一啲都唔好受,但落山更難

天光後上到雞公頂,瀕死嘅我,已經諗緊 DQ 出返西貢食車仔麵定係豆腐火腩飯好。忽然,後面又傳來一句:「喂,你咪找數真漢子!?」(又嚟!?) 原來,我喺唔知幾時過咗師兄F,幾十K後又重遇;又原來,師兄F係玩4人mix隊際,而家只係剩返兩個隊員 (佢同另一位同我狀態差唔多嘅女隊友),結果我哋三人又龜速落咗一段雞公,當時魔鬼一直同我講:「算啦,行到北潭坳都唔算失禮架喇」,仲決定埋一陣去食車仔麵添。點知,後面忽然又有幾個藍衣人殺到,又大聲傳嚟:「咦,你咪係Eric!?」

大會掃尾大隊,會跟住最後一位參加者行到下一個CP,非常貼心嘅安排

古語有云:「人怕出名豬怕肥。」雖然我只係一個19作者,但喺呢個 moment 又點可以認衰仔。負責掃尾嘅跑友 Henry Yeung 問我係咪要 quit,我梗係話係堅持緊,一日未 cut-off 一日都未放棄! 同一時間,女隊友忽然同師兄F講:「我真的不行了,你還有力氣,你先走吧!」唔使兩秒,師兄F幾個箭步又唔見咗人,臨走時仲好型咁拋低一句:「放心,我唔會俾我哋全軍覆沒的!」見到咁熱血嘅劇情,加上面子尤關,我竟然決定死跟! 不過留意,當時仲未到雷打石,諗到盡都係去到嶂上先算。(**師兄F最後以31小時多完成,名乎其實真.男人!)

好記得好記得,去到嶂上嗰陣係9點10分,而路牌係寫住「北潭坳 1小時」(CP8 10點 cut-off)。呢個時間,東馬衝閘一幕忽然閃現眼前 — 你唔係講過「只要有丁點機會都要去試」架咩!? 最後,我決定極速轆落山 (雖然仍然好慢),最後早 cut-off 6分半鐘過到 CP (見下圖)。

仲有25公里,應該會係跑狗咁跑嘅25公里。

壓線成功,唔知笑定喊好

北潭坳—西灣村

呢一段,我只係記得做過三件事:落斜就跑、上山就搏命死撐、停低就飲水食gel;呀仲有一樣,每15分鐘問自己一次:「究竟我喺度做緊乜?」

臨時演員都係演員,點都要交下戲扮辛苦
其實真係好攰,平時唔用pole都用埋

12點正跑到落西灣水站,雙腳已經無晒力,大會義工亦選擇喺呢個時候出聲:「肥仔,你趕唔切去CP9架喇,咁嘅款個半鐘頭點上埋西灣山呀? 你都係走吧啦。」(唔係原句嚟,其實佢係和藹可親咁,同所有參加者講的,不過無瞓一晚嘅我get到嘅意思係咁…)

行咗80+km,當然想搏埋落去,不過再聽到義工話,大會有DQ主任打電話取消資格,嗰一刻,唯有無奈選擇放棄。只差十幾公里,失望一定有,但我最唔開心都係辜負咗一班 support 嘅心機。

CP8 跑勻全世界Run The World 的義工哥哥,其實真係好nice,向我解釋DQ安排,最後佢哋仲被選為最佳CP
負責掃尾嘅跑友 Henry Yeung 都到了,佢話驚訝我仲頂到咁遠 (好合理嘅質疑)
最後嘅 support team,由北潭坳一直夾到我去西灣,包括無瞓一晚做 support 嘅債主,同埋之前一日腸胃炎嘅WL,咁嘅組合唔怪得知會DQ (講下笑啫)

西灣村—西貢市

你以為DQ咗,故事就此完結? 少年你太年輕了。既然決定唔行落去,咁梗係用最舒適嘅方法閃人。行上西灣亭唔係路,搭大飛先至係皇道,我哋決定用每張飛$150嘅價錢,坐船出返西貢碼頭。好貴? 我話呢$150好抵就真,去相去片!

成隻船大概坐到十幾人

簡單用「海盗船」去形容呢一程,絕對係侮辱咗佢。45分鐘船程入面,成架船被無數次拋起再衝浪,船長就處之泰然繼續高速前進 (其實係唔快唔得),就算眼瞓到爆炸,我都成個人醒晒,捉到實一實。雖然每一個浪都好似同死神擦過,但又可以欣賞到西貢六角柱、火山岩等等壯麗景色,所以話用$150買個畢生難忘嘅經歷,係咪好抵先? 不過以後就算點攰都好,我都會行上西灣亭搭車,完。

同場加映水警查牌
難得睇到嘅西貢風景

後記

報告寫完,what’s next? 今個跑季三個比賽兩個DQ,第一個目標梗係全部復仇,不過我亦知道,唔減磅真係搞唔掂。冰島可以砌低英格蘭*,你又知我唔可以變彭于晏? 喺度誠徵減磅減重減肥大法,試過 work 嘅麻煩留言我知,為可能會開嘅 Season 2 做準備,感謝。

*講緊歐洲國家盃2016,人口33萬嘅冰島16強淘汰英格蘭晉級

Fitz 文章連結:https://fitz.hk/?p=88742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找數真漢子] 關於東京馬拉松完走 我想說的是……
[找數真漢子] 低端人口 渣打馬拉松37K DQ全紀錄
[找數真漢子] 抽水抽著火水 抽籤抽中東馬
[找數真漢子] 零操練PB完走10K馬拉松
[找數真漢子] 馬拉松之旅 由街馬DQ開始
Eric@Fitz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