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超馬] 第三日- 無盡的沙漠_03
每日都睇倒旭日初升,象徵著生氣勃勃

每天比賽時間,大約都係響早上八時半左右出發。我地通常天未光約清晨五時就已經起身作準備,因為好早就已經有大軍殺到要拆掉營幕,然後輸送到下一個 end point 再重新起營等待我地嘅到埗。每一個早上,看著天空由漆黑一遍,逐漸一點一點的變得光亮;旭日從山邊徐徐升起,晨曦嘅陽光逐漸照遍大地,感覺,盡是充滿著朝氣。

[撒哈拉超馬] 第三日- 無盡的沙漠_06
road book,會詳盡地形容當日比賽路線

第三日了!出發前,我十分認真地研究handbook 所形容今日嘅路況。因為下一日係 long day,還要一口氣走八十多公里嘅路,今日必須要好好步署一下如何分配力氣,留一點以應付明日更艱辛嘅挑戰。結果睇倒的,就是重覆地不停出現「enter dune」及「sandy」等字眼,真係不禁叫人「滴汗」。

「嚟沙漠比賽,就當然係不停行沙㗎啦!唔係做乜要嚟沙漠呢?」

今日嘅賽距比昨日短,總共要完成三十七公里。頭七公里總算可以慢跑,我就繼續採取之前所用嘅策略,趁住早上天氣還有點清涼就 jog 一下。七公里後,就開始了漫長嘅沙域地帶,有些係沙丘,有些係較平嘅沙地,總之就盡是沙、沙以及還是沙。其實在沙面行走真的唔容易,每步嘅支點都不穩,每一下踏步都要好用力,同一時間太用力又會將腳插入沙中插得很深,所以力度真的要拿捏得恰到好處。有些沙地,看上去好像係實地,然而踏下去卻是好鬆,這個情況就更令我不時仆倒。曾經有人教過,最好踩著前人嘅腳印,因為腳印位已經表示沙被壓得較實;然而實際情況又不盡是這樣,我試過好幾次刻意踏過腳印位,結果腳印位即時散開令我嘅腳陷得更深,要更用力將腳抽回出來。所以最後還是要「見步行步」,靠感覺再去反應。慶幸今日所行嘅 sand dune 不算很高,加上自己有帶行山仗多左一份支撐,慢慢地沙域地帶總算是逐步逐步走過去。

[撒哈拉超馬] 第三日- 無盡的沙漠_04
有著行山仗嘅輔助,行過沙丘區也顯得無咁困難
[撒哈拉超馬] 第三日- 無盡的沙漠_05
今日嘅賽道有九成都係充滿著沙


到十一時左右,陽光越來越猛烈。今日比昨日更熱,我發現無包著嘅皮膚位置如頸部、膝頭背部開始有燙傷那份疼痛嘅感覺,人也很快口渴需要不停飲水,喝過後不夠五分鐘又要再補一次。 接近正午, 烈日當空,連呼吸嘅空氣都仿似有份燙熱,全身都有沸騰嘅感覺。每日中午十二時至三時嘅時間真係最為吃力,人就如響一個蒸爐入面走動一樣。不過有了早一天嘅經驗,自己知道要保持安靜嘅心靈去渡過呢個時段。其實自己身邊不時有其他選手經過,因每個選手身上前後都有掛上號碼布及列有名字,佢地從後走過時都會呼喚你嘅名字叫你繼續加油。最後慢慢地,又見倒終點在眼前了。不經不覺,原本又完成左一日嘅賽事了。

[撒哈拉超馬] 第三日- 無盡的沙漠_02
雖然完賽嘅時間仍然係好熱,但仍會一口氣飲晒杯熱茶,精神為之一振

每次返到終點,大會都會提供一杯熱茶給參賽者;呢杯熱茶可以能令人有 relaxation 及 calm down 嘅作用,甜甜的,相當好喝; 不過大會有點吝嗇,每個參賽者每次只可以飲一杯;喝過熱茶稍為提一提神後,接著就是全日最艱鉅嘅環節。大會每日都會在參賽者過終點後即時派發 3支 1.5 公升嘅水,我們就要捧著共4.5公升嘅水由終點拱門返回自己營幕。終點與營幕雖然距離唔算好遠,然而一天賽事後體力已經耗虛左不少,加上拿著行山仗及揹著背囊下還要捧著三支大水,其實也真的是另一番嘅鍛鍊及挑戰呢!

[撒哈拉超馬] 第三日- 無盡的沙漠_01
4.5公升嘅水重量其實一點都唔輕
圖片來源:張思縈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撒哈拉超馬] 第二日: 沉重的背囊
[撒哈拉超馬] 第一日: 34公里的挑戰
張思縈@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

Advertisements
分享
張思縈
任職社工,從事戒毒服務已有十八年, 也是一名運動愛好者、旅者以及攝影人; 喜歡嘗試新事物,並相信透過參與、實踐更能體驗人生。於 2015 年遠赴北極參加馬拉松,希望以克服極地環境之挑戰,宣揚「走出局限,奔向夢想」之康復訊息,鼓勵康復群體抱緊信念,努力跨越康復道路上所經歷之障礙,堅守康復方向,繼續追求人生所訂立之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