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轉為嚴寒,說一個暖烘烘的經歷。

參加了山賽,上星期獨自去踩場操番一個圈,由淺水灣上淺水灣坳,在衛徑左轉紫蘿蘭山徑,經黃泥涌峽上紫蘿蘭山。登至半山,右腳突然踏空,腳腕內屈,承受了整個月巴男的體重,嚴重拗柴。右腳不能著地,痛的程度簡直想口誤講句粗口!

發現身上沒有任何醫療用具,於是慢慢按摩足踝,輕力拉筋。痛楚稍為減退,回想以前踢波都經常拗柴,行下行下會鬆番。決定不退回黃泥涌峽,繼續前行返回淺水灣坳再決定。但愈行愈痛,估計是腳踝腫脹,被鞋擠壓而成。


好不辛苦捱到山頂,由紫蘿蘭山下降至淺水灣坳,還有漫長約千二級樓梯。落山身體承受的壓力是上山的數倍,腳愈來愈痛,意味愈來愈腫。幸好有雙杖支撐,只好一拐一拐而行。

此時背後有把聲音:「師兄你係唔係受左傷?」是一名中年男子,一身行山裝備,tight、GPS手錶、小背包、行山杖、跑山鞋,應是行山常客,他也是獨行俠。

「係呀,拗左柴。」
「駛唔駛幫你包紮?」

吓,包紮? 好似好嚴重咁,隨口回應:「都唔駛啦。」
回答完暖男,隻腳即刻 text 我:「唔駛? 你有冇理過我感受!」
於是即刻補多句:「你有帶繃帶?」

下一個鏡頭,我已經除了鞋坐在石級上,腳眼浮腫到完全「失明」,腳背也似剛出爐的麵包般漲卜卜。這位暖男問我有否藥物敏感,十足十醫生口吻,跟住用噴霧劑在腳眼處噴射,很冰涼舒服。

暖男打開了一卷全新的自黏彈性繃帶,可自動黏貼,不需扣針或打結。靈活地在我的腳跟、腳掌等地方打圈,感到頗為繃緊,目的是鎖定整個腳踝,不再扭曲移位。他有點擔心包得太緊,叮囑了兩次,如果覺得腳掌好痺冇血到,就要鬆開繃帶。

我問他有沒有受過訓練,他說少少啦,現在回想起來,好大可能是位醫生叔叔!

整隻腳大了一個碼,好不辛苦才能穿回鞋子,預備起行,暖男還很窩心問我夠唔夠水,用不用陪我走一段。我說不用了,結果他也同我走了數十級樓梯,我感到不好意思,說已OK,叫他不用陪了,暖男才在山間消失。

記得去年參加一次山賽,跑東涌、鳳凰、大東、黃龍坑回東涌,23K。由鳳頂下山時,已感到雙膝受傷,外側刺痛。最後一段由黃龍坑下山,黃龍坑是出名攞你命長斜,膝部已痛到接近生仔的級數。每行一步,等於按個痛苦掣一次,你要我招供什麼情報都會照做。超慢,很多的參賽者、行山人仕甚至大媽和小朋友,擦身超前而過。

那時極之渴望有一位會稍停下來講句:「師兄受左傷? 保重呀!」我相信輕輕的一句,戰鬥力便會回來。當一個人因傷擱淺山頭,痛楚還是其次,要停下來,不能前進,你會感到無比的孤單,無助,很想有人知道,聽到一聲問候。

這次遇上繃帶暖男,覺得是上天派來的天使,令人感到陣陣溫煦。其實在山頭,陌生人間的距離,比起市區實在近太多,行山時迎面而過九成會講聲早晨,問路必熱誠指引,甚至會伴行一段,陌生人都樂意分享行山經驗,全無隔閡。

有時見你行到面容扭曲,更會主動俾個鼓勵,說:俾心機,前面轉個灣就到! 有friend試過帶不夠食物和清水,向人商借,全無難度。同一個場景,同一班人,若在老尖出現,肯定被人怒啤!

山頭究竟是個什麼地方? 連人與人的厚牆也可以打破!

Jackson,無言感激!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學識尊重 才會學識跑步
[除夕跑 2017] 低端男在邊境跑中找到比賽的性價比
C組慢腳初嘗勝滋味
充滿 Kumamoto Surprise 的商場、情場、路跑場 (真實故事改編)
[肥腸毅行前傳] 在水浪窩找到生命的意義
孫立民@Fitz
Fitz Running 跑步

Advertisements
分享
孫立民
孫立民 -- 年紀大,跑齡短,膝頭痛,根又硬。但照登鳳頂踩蚺蛇。強項是不顧 後果,唔怕樣衰。嘗試把山跑路跑精神,帶到職場管理,有興趣者可 到我的FB專頁跑番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