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Thomas Ip

講起粉腸朋友,你生命中少不免會出現幾個。呢種生物同豬朋狗友唔同,豬朋狗友會令你沉淪,而粉腸朋友往往會響你迷失既時候發揮關鍵作用,分分鐘你人生既轉捩點都係因佢而出現。

大概響2018年渣馬前三月,有個朋友同我講,計劃響2018渣馬做 BQ (波士頓馬拉松參加資格),達標的話就可以拎到2019波馬入場卷。話說呢位粉腸朋友好有毅力,2016年皇者全馬因為太搏命而攪傷左,跟住2017渣馬 PW 埋,之後傷患不斷,頻頻搵朱生。哈! 不過佢勝在係跑界小強 (曱甴),連核爆輻射都唔怕,點都打沉唔到佢,用左一年時間進行復仇訓練,家陣居然要挑戰BQ咁夠薑添。

「哦~ 係呀? 咁你加油啦吓!」我事Q但咁敷衍答左佢。「唔係呀,你同我同年紀架嘛,BQ門檻咪一樣,一齊做時間,一齊去跑波馬啦!」條粉腸興奮地回答。

咩呀?同年紀所以就一齊衝 BQ?牽強咗啲喎師傅….

當然呢條粉腸就緊係唔會放過我,搏哂老命咁放毒,又咩人一世物一世,點都要參加過波馬既、又咩人生無撼呀、依家唔做就冇機會架啦又盛….一大堆果啲膠野。「長途耐力我係有少少,但速度不嬲唔係我強項,加上依家得番三個月時間,扣埋 tapering 只得兩個半月,況且中間重有美半同皇者全馬,點攪得切呀?」我真心覺得唔夠時間。


嗱,就咁,通常呢啲故事既劇情,都係件蛋散朋友繼續係咁疲勞轟炸,而我又緊係跟番劇情咁落左搭啦,如果唔係又點會有呢個故事。

好! 得番兩個半月咁點攪先?時間就肯肯定唔夠架嘞,惟有盡做,攪得幾多得幾多啦。首先要做既就係,cut 哂我最愛既超長課同埋唔再上山,跟住晚晚走去做16k tempo,同埋我至Q憎既 interval,星期六就33k長課或者21K速耐。又為左應付渣馬D斜路,要 keep 得住平路既 pacing,走去衝梅子林,嘔哂白泡咁濟呀陰功。

唉…大佬! 跑黎跑去都係城門河或者馬鞍山,最遠都係去到大埔,對於我呢匹脫彊野馬黎講,真係悶到hi hi!我好想全香港、九龍新界四圍跑呀! 不過既然應承左自己要做,就點都要攪惦佢架嘞! 但其實心裡面一直都詛咒緊果條粉腸朋友。

如是者一直悶蛋地訓練到12尾,黎到左皇者全馬,就利用呢個機會試下腳,發覺速度上係提高左,但都係唔夠快,結果淨低果三個星期又死死地氣,繼續悶蛋咁死衝爛衝….

好啦! 終於1月21號嘞,咁渣馬既比賽過程我就唔詳述嘞,反正都係咩都唔Q理,向住終點飛奔,斷氣? 話Q之! 老抽? 話輪之! 衝衝衝衝衝衝! 總之無野可以阻到我! 而途中好多老友向我打招呼同嗌加油,我都因為太集中同埋斷哂氣,所以連回應既力都冇。其實好驚大家以為我咁串唔啋人,各位唔好意思啊!

最後想講既係,雖然今次渣馬既完賽時間 (3:13:14),並唔係D咩驚天動地既成績,但響呢兩個半月既訓練,同埋響比賽既過程中,我係冇揸流灘,毫無保留,堅係盡哂力,對得住自己之餘,亦達到今次既目標。

而好意外地,雖然今次比賽過程中咩都唔理,完全專心競賽,以為都應該冇咩相架嘞,點知搵到既比賽相,比以往更多更多,真係非常感謝各位攝影師。而響眾多比賽相當中,呢一張雖然冇chok爆pose,冇靚跑姿,冇動人情境,亦冇特別既構圖,但佢係我最愛最鍾意,感受亦係最深。

何解呢?

因為所有滿足、滿意、為自己盡左力而高興既感覺,已經完全反映響呢個….經已多年冇出現既笑容之中。

圖: Aaron Yang

教主 Joe Lee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渣打馬拉松2018] Race Day Pacer 後感
[渣打馬拉松2018] 賽道上見到的二三事
[渣馬Q&A] 跑完第二日 唔想痛到死可以做咩?
[伸展教學] 渣馬後記……秒殺酸腿! (有片)
Fitz Running 跑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