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潭路 (田總圖片)

肯肯定係土地問題! 喺香港,貧者無立錐之地,原來想參加比賽跑個步,也並不容易!

這次紛擾的地點,是大埔新娘潭路。這幾天,三個準備在這裏舉行比賽的單位相繼發出消息,指因為受到烏蛟騰及鹿頸的村民反對,賽事需要改時、改道,甚至取消。

戶外運動勝地

新娘潭路全長約7公里,貫穿大埔大尾篤至粉嶺鹿頸。由於路面起伏不定,極富挑戰性,加上環境清幽,途經新娘潭等著名景點,故成為不少比賽熱門路線,包括了單車、長跑,以至三項鐵人等。

三鐵賽選手面臨DNF

9月22日在大尾篤舉行的「嘉頓時時食三項鐵人賽」,因為受到當地部份村民反對,而決定將單車項目時間縮短(見官網),令選手難以完成賽事。我們早前收到讀者留言就表示:


「本人參加30-39歲男子半程組別,出發時間為8:05,但單車的折返點烈士碑於9:10分結束。

跟據本人返查往年的成績,能在20-25分鐘內能轉開始單車項目的人只有頭50位賽員,即只有此批賽員,有較大機會能在時限內完成單車項目。如未能在25分內開始單車項目的人,可說是已經很難完成賽事。而女子半程組別,更在8:10才出發。」

綠色半馬及Seam 10公里跑取消

至於11月5日舉行的「香港長跑會第40屆綠色半馬拉松及SEAM 10公里跑」,亦決定取消比賽。主辦機構香港長跑會 HKDRC 表示,因為「鹿頸及烏蛟騰村堅決拒絕本會申請臨時封閉新娘潭路至烏蛟騰及鹿頸段為賽道」,為了選手的安全而要取消賽事,詳見大會網頁,以下是截圖:

田總也中槍 美津濃香港半馬拉松或改道

由業餘田徑總會主辦,原定於12月10日舉行的「美津濃香港半馬拉松2017」,主辦大會亦表示要「積極重新設計賽道」。這個限時2小時15分的高水平半馬賽事,被維基百科喻為「香港六大長跑賽事之一」,前景如何,還要靜心觀望。

村民話:我都好想跑,不過……

就連串事件,Fitz 訪問了跑友兼北區村民,嘗試了解他們想法。由於事件敏感,我們在此稱呼受訪者為「阿明」,以保障其私隱。

曾積極參與鄉村事務的阿明坦言,見到有比賽需要改道、縮時甚至取消,感到十分無奈,但另一方面,村民也有其反對的原因:

「講返新娘潭路啦,雖然話而家啲比賽唔會入到去烏蛟騰村口。不過新娘潭路係居民嘅必經之路。如果一有比賽就要封路,咁就會影響居民出入。」

翻開地圖,烏蛟騰一帶有多條村落,的確有不少居民居住。

不過阿明亦表示,如果在籌備比賽時,主辦單位能先作溝通,村民大多數時間都不會反對,而部份熟悉運作的單位,會先向受影響村落的村長申請一份「村長同意書」,然後才向政府申請封路,那就可以避免尷尬情況,比賽亦可順利舉行。

此外,他亦表示政府官員為了避免成為「磨心」,對村民的反對聲音往往唯唯諾諾,最後就犠牲了市民的比賽機會。其實政府要推廣體育運動,就應該積極解決問題,好好協調村民、主辦單位及市民的利益。

不過,阿明最後亦補充:「搞到所有比賽都無得玩,咁就係村霸所為……」

新娘潭路經過烏蛟騰路口 (Google地圖)
居民是否手執比賽的生死權?

誰是兇手?

比賽被「殺」掉,兇手是誰? 筆者無意做「獎門人」,雙方各打五十大板然後收工,但透過今次事件,發現以下問題值得關注:

  1. 主辦比賽單位,按常理會先向政府部門申請相關文件 (如封路批准),才會公布賽事詳情接受報名,但現在無論是「時時食三鐵賽」、「綠色半馬」,以至「美津濃半馬」,都是在報名之後出現問題。換句話說,如果不是主辦單位疏忽向相關部門申請 (可能性很低,尤其是田總),就是政府部門臨時更改了批准條件,而逼令主辦機構作出改動;
  2. 那麼,既然政府部門原本同意申請,為甚麼會臨時變卦? 就是「阿明」所說的「村霸」所為? 那為何某些「村霸」有足夠能力,可以左右政府部門決定?
  3. 現時要舉辦一個長跑比賽,如牽涉公眾地方,就需要向多個不同部門申請。如果依「阿明」說法,又要向村長申請一份「村長同意書」,那麼搞一場比賽就要像《秋菊打官司》四出張羅? 政府能不能統一處理這些申請? (答案當然可總是否定的,尤其牽涉到新界鄉紳)
  4. 政府其中一個功能是疏導民情。這次事件之中,政府有沒有好好協調村民與主辦機構的意見? 有關比賽封路申請,按理要經區議會通過,他們有沒有發揮到作用?
  5. 香港的長跑比賽,究竟對民生的影響有多深?比賽的數量是否達到擾民程度?根據我們的《香港長跑行山比賽時間表》,單在2017年12月內,已有21場的路跑或越野比賽,平均每星期約6場賽事,切身處地去想,如果每逢跑季周末早上,你家門外經常都有一大班人跑步,又是否仍然支持他們?

問題太多,答案太少。在香港跑步,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事。正如文首所講,肯肯定係土地問題……

(其實仲有新界鄉紳等等問題……)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香港長跑行山比賽時間表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
家聯
為何要運動?去公園看看那些四五歲的小朋友,從跑跑跳跳所得來的喜悅吧!勿忘初衷,運動會令人快樂,難道我們都忘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