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21/1 渣馬當日,晨早五點,我作為全馬選手,仍然在床上面,最後一次掙扎後,宣布投降。

下決定的時候,枕頭、被、身上的衣物都濕,因為當時發燒中,感覺到關節仍然有痛。在網上看到舊宿友形容這次流感:「使唔使咁猛,全身舊患都一齊痛」。

我沒有更認同。

由星期三開始發作,一心打算靠自己打仗,直到星期日,唔直接睇醫生? 因為好幾年前還在電台上班,星期三、四病,星期六食完藥星期日去跑全馬,全身乏力不在話下,個肚失去消化能力先悲哀,臨過終點帶住一肚消化不到的香蕉及朱古力,肚脹脹衝線,接近六小時完成。是其中一次最痛苦地完成的運動項目,而且非常孤獨。

但這次要說一次,沒有中流感的人有福了,突如其來就倒下,第一晚退燒藥後,再加早晨出一身汗,用過往常識以為好轉。豈料,星期四如是,星期五如是,星期六更如是,一直抱著患得患失的心情去迎接星期日。


先是抱期望,後是先拋掉衝 PB 的想法,再後是希望當日早上不發燒不痛,最後連想接跑半馬的人都出不了門口。

本來病沒甚麼值得寫,後來跟朋友見面,她說「當日渣馬洗版,云云之中就是見不到你」,原來有人關心我跑步,我就唔輕輕的我發燒了,正如我輕輕的好返。

儘管對當日洗版無眼睇,仍然睇到找數 Eric 帶住口罩的勇武,能夠盡力的幸福。盡力都要有力,下不了床就不需多言。

人生中最重的一場感冒,是我跟朋友的戲言,但事實都有幾分真實性,這次感冒計算之下真的是人生最重,但又在無睇醫生的情況下,艱苦而僥倖地復原。可見我有幾幸福。

病嘅時間感官反而更細緻

  1. 看甚麼:無事可做,看電視看手機,過後都覺得眼痛,看書看字反而不會,所以我現在都書不離手,公務就直接劃定時間,然後一口氣在手機完成。與其翻幾個post 不如翻幾頁書。因為得半力的身體直接告訴我營養的不足。
  2. 想甚麼:說真的,以為自己能跑一次不停步的最佳成績,帶著這種心情被發燒DQ,情緒真的很低落,連想「攞苦嚟辛」嘅機會都沒有,很不值。但星期一就好轉,加上30幾人入院,讓我明白一場馬拉松算不得甚麼。我渴望的是一次長課,而感冒所經歷的都是一次長課。
  3. 做甚麼:多了時間在家,連續十多餐,早午晚都在家裡吃,好像回歸小時候的生活。與媽媽捉多兩盤波子棋,病都有病時的福。現時我已經矢志多買 board game,一家人看電影都五、六百,就算 board game 只玩一次都同樣值回票價,非電子的世界,還是感覺實在得多,畢竟神給我們創造了物質世界。

病就是要休息,休息不是手段,而是目的,專注地休息了,生活習慣上也作出了重要的調節。

借傳道人一句戲言,從前是:

世上無難事,只要夾硬來

現在是:

世上無難事,只要唔好病

但真的病了,就讓他倒下來吧。

賣文籌款時間,小弟3月23日隻身到墨爾本參加樂施毅行者,希望能夠在海外好好完成100km路程。

現附上捐款網頁,是非常有心思的網頁,讓你知道你的捐助,實際能在世界幫到甚麼。

捐款連結:https://goo.gl/sdmuuP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99% Sub 3的渣馬冠軍 鍾人貴
[我的2017] 做個領袖生
[獅子山精神隊] 致隊員Raymond: 你流鼻血,我流馬尿
山友食飯的九型人格
屋企出發徒步去沙灘?
Law少 許耀斌@Fitz

廣告
Law少 許耀斌
人稱Law少,前電台主持及監製,酷愛體育運動,多次參加馬拉松及毅行者活 動,近年更嘗試進軍三鐵及渡海泳。對於跑步、對於行山、對於比賽,均有深刻而令人動容的看法。著有《原來在沒有盼望 的地方才需要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