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逆走100 Rebel Walker

上星期六 (3月24日) 有第一屆舉辦的逆走麥理浩徑比賽,我想感受一下氣氛,下午四點放工後即時變身,搭車去大埔道,咁好彩遇到 #山頭螞蟻 好隊友,一齊行了一段,到基維爾營我就跑回家,佢地繼續拍拖更,最後開心完成比賽,實在為所有完成者感到驕傲。(行內人會知我點解咁寫,不解釋了)

長途山賽中,除了在檢查站,大多要孤獨面對前路,慢腳者事後也不易找到 ”中槍相”,所以我尤其佩服有膽量孑然一身,瀟灑地參與比賽的人,事後也不需甚麼「長文慎入」報告,只為自己喜歡,不為別人而為。也有跑友已到 ”我跑故我在”的境界,月練400公里都唔需要俾人知。擦存在感? 食得㗎?

凌凌發是個非常需要別人認同的人。上社交網站,沒有比賽也要去八卦一番,無非都是想擦存在感。練完跑咁辛苦唔放上網俾人知,傻㗎? 所以漂亮的完賽牌是很多跑友的揀賽標準,練跑完第一件事唔係拉筋,而係放記錄上網呃 like。

咁對抑鬱症患者而言,病發時又需要存在感嗎? 每個人不同,我只可以用我的經驗分享。盧西發來探我時(唔記得介紹返,同老朋友相處十幾年名都冇個俾佢,某日重看「衝鋒車」,決定以後叫老朋友做盧西發),我唔會覺得有人明白我,說多句感受都難;俾你吐得出,吐得苦水多又怕煩到人; 就當你搵到個同路人傾,「流淚眼望流淚眼」,都係唔會有好下場。咁即係惡性循環,盧西發最終會像”玩轉腦朋友”的”阿愁”主控大腦,將其他情緒完全趕走。

講呢啲同跑步有咩關係? 你總會有一個人練跑的時間,有冇認真同自己傾過偈? 放心,唔係人格分裂,心理學家佛洛伊德都話人本來就有三個我: 本我 (id),自我 (ego) 同超我 (superego)。最簡單的說法,其他人只會認識到你的自我,因為他是本性和道德期望互相影響下的平衡產品。即係我本來不是我,很多性格情緒其實都會因為不同需要而遮蔽,收藏了。


我自己經驗係跑步時多習慣同自己交談,平常日子多了解自己想點;到盧西發嚟探我時就唔會措手不及。我可以同佢講下數,甚至拖一輪做埋啲重要事先去睇醫生 (因為食藥初期副作用大,我通常返唔到工),在藥物幫助下早啲叫佢返去休息。

正常人的月經問題: 咁點同身邊有情緒問題的人相處? 其實我都想知有冇必勝的溝通方法。有時講多句又死,唔理佢仲死。你對住一個自己都討厭自己的人,想自己消失當幫咗世界忙的人,講乜同做乜可能都係白做。我好好彩,我知道家人,朋友係出少句聲當幫忙,當我有需要,他們就會出現。

容許我逆向思維講一句:不如先從管理自己的情緒開始,跑步時誠實面對自己的情緒,開心時笑一個,憤怒時吼一聲,害怕時退一步,見到”珍禽異獸”迎面跑來時(心裏)吐一下,悲傷時哭一頓。預防總是勝於治療,少一個病人,世界上便會多一點快樂。勇於面對真實的自己,通過一呼一吸感受生存的存在感。活着,其實很好。

Fitz 文章連結: https://fitz.hk/?p=90278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陰晴風雨開心同行系列 Episode Final 人在 便有路
陰晴風雨開心同行系列 EP.2 如果禍與福都躲不過
陰晴風雨同路行系列 EP.1 第一次,第一年
陰晴風雨同路行系列
凌凌發@Fitz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
凌凌發
凌凌發 -- 抑鬱症中年人,希望與跑者和同路人在練跑中一同尋找快樂。夢想係60歲後BQ及完成六大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