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這次辯論同屬「世界大戰」級數,題目是《Gwen Jorgensen奪得2020東京奧運馬拉松金牌是妄想》。正方,即支持議題,是全世界。而反方就只有 Gwen Jorgensen 本人和她的老公 Patrick Lemieux。

三項鐵人運動員 Gwen Jorgensen 在2016年的里約奧運為美國拿下歷史上首面三項鐵人金牌!

在取得奧運金牌過後,她在十一個星期之後參加紐約馬拉松,挑戰她的初馬,以2小時41分01的成績完成,全場第十四名。從奧運過後不到四個月的時間,這樣的成績應算是技驚四座!

圖片來源

不是,原來是可以挑剔的。她的半程時間是1小時15分,之後開始跌速,明顯見到 Jorgensen 後半段跑得辛苦,被迫慢下來。普遍睇法是她還是專注10公里,馬拉松算吧啦! 連 pacing 都掌握得不好,這是馬拉松死穴。其實從留言中可以隱隱感覺到跑場中人不齒她對馬拉松不夠尊重。

11個星期 (連tapering),想從未跑過馬拉松搖身變成馬拉松跑手,簡直是對「只有累積,沒有奇蹟」的信徒左一巴,右一巴。Jorgensen 半馬也未跑過,平日操練都是10K左右。紐約馬拉松之前一個月,Jorgensen 參加了一場10英哩賽,取得第三名,負皮L即刻留言說不要高興得太早,16K和42.195K是兩碼子的事。往後 Jorgensen 把每星期里數提高到70K,但比最低消費的200K,尚差很遠。所以在紐約馬拉松之前,Jorgensen 是沒有跑過一課30K以上的 tempo 或者LSD,最長的距離只是16K。平心而論,她的表現相當不錯,甚至比美國田徑選手,兩屆奧運代表 Kim Conley,還要快!

機會是零


即使 Jorgensen 在3月31日的 Stanford Invite 10公里以破 PR 的31:55.68擊敗 NCAA 3000 and 5000米室內場地賽冠軍 Karissa Schweizer 及前 Princeton 跑手 Carrie Dimoff,仍動搖不到正方認為 Gwen Jorgensen 奪得2020東京奧運馬拉松金牌的機會是零的立場。理據如下:

Shalane Flanagan唔得,唔通你得

Shalane Flanagan 跑了大半世人馬拉松,兩次奧運分別是第9及第6名。Jorgensen 被質疑憑什麼,她曾在一次訪問說要把馬拉松 PR 大減15分鐘以達到世界級水平,正方卻認為起碼要20分鐘以上。時間以外,當天狀態同樣重要,連神級的 Mary Keitany 都不是每一天100%。Keitany 是三十年來第一個連續三年紐約馬奪冠的跑者,去年因為出了「狀態」,在21公里後就給 Flanagan 甩掉。若 Jorgensen 能跑進220而又遇上比賽當天狀態極勇,可以說是美國運動歷史上最不思議的X-檔案。

圖片來源

Jorgensen連奧運參加資格都攞唔到

正方認為 Jorgensen 其志可嘉,不過,還是取得奧運參賽資格先算。她可算是「生不逢時」,碰上美國女子馬拉松最頂盛時候,得個3個位,你問過 Amy Cragg 未,她有2017年8月世錦賽銅牌,還有 Jordan Hasay,芝馬跑出220,成為第二快「美」女, Flanagan 到2020可能仍寶刀未老,Desi Linden 2020年時36歲,同 Flanagan 贏得紐馬同齡。Molly Huddle 已經是全職馬拉松運動員,仲未計 Laura Thweatt,Emily Sisson 和我的 all-time favorite 紐馬第二快「美」人 – 超Sweet的Allie Kieffer

5呎10吋是她的最大障礙

2:25是入場券,2:22機會好一點。除非 Mary Keitany 和 Tirunesh Dibaba 不參加2020東京奧運,Jorgensen 還有可能拿著銅牌望金牌。不過不要忘記 Jemima Sumgong,2020年屆時應該禁賽期結束,仲有因為 Sumgong 服禁藥而DQ,由銀牌昇上金牌的 Eunice Kirwa 。

東京9月有幾熱大家都知,你話東非黑人跑手會適應得好啲定係來自北美的白人好啲呢? 正方更補充說從未見過有馬拉松冠軍是5呎10吋高。

圖片來源

基因論

正方其中一位是曾經自以為天下無敵的長跑運動員,自恃著一份「將勤補拙」的拚搏精神,以為只要有夢想,凡事可成真。他解釋後生個時無知先會信,長跑精英之煉成是講求基因,這獨特長跑基因只有東非肯亞和埃塞俄比亞人先有,「鳩練」是徒勞的。

進步有限

正方另一位成員又用自身作例子,他從5K時間15:30轉去跑全馬,初馬輕而易舉2:29完走,之後走去同教練講要破2:22參加奧運,教練竟跟他說「無機會」。訓練開始時,進步無錯會很快,但很快便會進入停滯期。特別在高水平訓練,進步是十分困難的。

不是馬拉松料子

用 Jack Daniel’s 計算機,以她的10英哩最佳時間推算,馬拉松和10公里時間是2:28:36和32:10;若用 McMillan 方法推算,馬拉松和10公里時間是2:29:23和31:50,再給她額外理由 – 她接受的是三項鐵人訓練,再把馬拉松時間減1分鐘,即2:28。要從2:28縮減至2:20,是不大可能的。

這更是基於兩個個假設:1. 她可以進步;2. 她是馬拉松料子。正方是堅信 Jorgensen 只是優秀10K運動員,短途賽仍有進步空間。馬拉松的話,2:30 都破不到。要她像 Paula Radcliff 或 Jordan Hasay 跑2:20,進步機會微乎其微。因此,Jorgensen 一定不會是 Hasay,Cragg 和 Huddle 對手,反而5000米有些機會,她的室內5000米時間是15:15,下一番苦功,不難跑進15平,2016里約奧運 Kim Conley PB 只是15:08,她可以考慮轉場作為 Plan B,雖然都是金牌無望,但起碼賺到張免費機票去東京。

圖片來源

意志不是大哂

正方謂大家太吹捧意志力,if it was all about will couldn’t Gwen will herself to an Ironman world title? 大意是咁強意志,又唔見佢參加鐵人賽? 他們覺得甚至是奧運代表隊,世錦賽季軍的 Amy Cragg 都沒有機會拿金牌,她的意志力不會比 Jorgensen 差很遠。

馬拉松是不可以揠苗助長

距離2020東京奧運不到兩年時間,根本沒有充足時間去訓練、進步和累積比賽經驗。況且 Jorgensen 已經31歲和剛生完小朋友。懷孕對於運動表現仍是未知之素。正方勸她留待2024年奧運好了。

 

只是妄想,不是夢想

三項鐵人同奧斯卡一樣極具種族主義色彩,so white。從三項鐵人轉戰馬拉松並誇下海口要贏得金牌,實在對馬拉松運動世界不太尊重。你幾時見過有陸上最強的東非長跑運動員參加三項鐵人,撼都未撼過就話會勝過對方,這是妄想,不是夢想。

再多的信心、意志、堅毅、決心、訓練都抗衡不到長跑基因、高原訓練、十年只練跑步一樣 (妳就10年練3樣) 的優勢。

妳勁得過Paula Radcliff

Paula Radcliff 被譽為最偉大的馬拉松女運動員,兩次奧運都失諸交臂。奧運馬拉松講求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其中有著太多變數如天氣,對手策略等等。Jorgensen 不可能像 Keitany 或 Paula 般應付自如。

圖片來源

反方點睇

在 Sports Illustrated 4月2日的一篇訪問中,Jorgensen 被問到有沒有留意到「零機會」的評論。她坦言沒有注意,她說運動給她其中一樣最大好處就是要對自己有信心。

她是不會受到一些如大便般,你我都有的很個人,很「隨便」的意見影響。

圖片來源

我信她可以

奧運前,我已經留意 Gwen Jorgensen,在 Fitz 出了首篇介紹她的文章《美國里約奧運絕色武器: 註冊會計師》。我相信她將會是繼J oan Benoit Samuelson 第二位「美」女奪得奧運馬拉松金牌。

所以,當她在11月7日在 twitter 發帖,告訴大家四個目標中三個已完成,他們是「三項鐵人世錦賽冠軍」、「三項鐵人奧運冠軍」及「成為媽媽」,剩下來的是「馬拉松奧運冠軍」時,我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圖片來源

三項鐵人只是「阿Gwen,國家需要妳」

三項鐵人之中,Jorgensen 最愛跑步,一直有個夢想,希望跑馬拉松。經過四年的訓練,Jorgensen 不諱言現在最憎游水。數字不會說謊,她具備跑步天份。

跑步成績彪炳

讀書時,由游水轉跑步,第一場1500米跑4:21
3000M – 9:10.12
5000M – 15:52.19 (2008年,NCAA XC 排名第19位;2017年2 月,室內5000米時間為15:15)
10000M – 33:38.38 (3月的 Stanford Invitational,時間是31:55.68,快了差不多兩分鐘)
2016年,全美十英哩賽得第3名
2016紐馬2:41完走,平均每周哩數只有40 – 50英哩

圖片來源

馬拉松不是鬥最後10公里咩?

只要睇過她三項鐵人比賽,就知道她跑步有幾勁。游水游完1.5K,再踏單車40公里,10公里跑步仍可以快放,以招牌的『砸碎對手意志』(soul crunching) 的跑法跑 negative split。這最後10K表現放在馬拉松,不是一樣嗎?

圖片來源

神奇教練Jerry Schumacher

Nike 其中一位教練,Bowerman 田徑會 Jerry Schumacher (Alberto Salazar 的死敵) 答應做她的教練,Schumacher 年中不知拒絕過多少人,跟他訓練的有S halane Flanagan,Amy Hastings-Cragg和其他奧運田徑運動員。Jorgensen 有機會跟美國最頂尖長跑運動員操練,奪金機會大增。

圖片來源

運動的精神是不斷尋求挑戰嗎?

當 Jorgensen 跟丈夫商量時,結論是唯一留在三項鐵人的理由是收入, 說到這裡,大家不其然笑起來。金錢不是決定參與什麼運動的理由,運動員是要不斷挑戰自己。身體充滿競賽的血液的 Jorgensen 在三項鐵人賽已經找不到動力。所以,下一站東京。

Fitz 文章連結: https://fitz.hk/?p=90859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倫敦馬拉松2018] 倫馬必看的第21英哩
[跑會巡禮之三] 由詩人創立的跑團
[跑會巡禮之二] 倫敦最神秘跑團
[跑會巡禮之一] 倫敦最型最In跑團
跑步的平庸之善
Yiu Kwong Chan@Fitz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