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當電影《Pheidippides》要開拍,要找扮演 Pheidippides 的人選,捨 Yiannis Kouros 其誰,Kouros 擁有多項路跑世界紀錄,他的戰績包括:

100英哩路跑…11小時46分 37秒「均速13.665 km/h」
1000公里運動場…5天16小時17分「均速7.338 km/h」
1000公里路跑…5天20小時13分40秒「均速7.131 km/h」
1000英哩路跑…10天10小時30分36秒「均速6.424 km/h」,

圖片來源

12小時路跑…162.543 公里「均速13.545 km/h」
24小時路跑…290.221 公里「均速12.093 km/h」
24小時運動場…303.506 公里「均速12.646 km/h」
48小時路跑…433.095 公里「均速9.023 km/h」
48小時運動場…473.797 公里「均速9.875 km/h」
6天路跑…1028.370 公里「均速7.142 km/h」
6天運動場…1038.851 公里「均速7.214 km/h」

1997年10月5日,他在 Adelaide 創下24小時跑世界紀錄,是303.506公里,平均配速4分44秒 — 馬拉松3:19:34的配速!

馬拉松能跑進3小時20分,已經算高手,而 Kouros 的成績相當於在一個晝夜之內,一刻不停地連跑7.2個320全馬! 相比之下,關家良一破亞洲紀錄的平均配速只是5:14。Kouros 堅稱:「這個紀錄將保持多個世紀。」(This record will stand for centuries) 有人甚至認為,要打破 Kouros 的紀錄,比人類馬拉松跑進2小時更難。


24小時超馬的40、45和50歲年齡組世界紀錄,都由 Kouros 一人保持。

圖片來源

48小時超馬世界紀錄同樣也由他保持,外加40至50歲三個年齡組紀錄。這個紀錄是473.495公里,平均配速總算降到6分4秒 — 全馬4:15:47的配速。好像不是很快? 連續跑兩日兩夜你就知。

48小時再往上的項目就是6日賽。世界紀錄又是 Kouros 的:1036.800公里。

12小時路跑世界紀錄的主人還是 Kouros:162.543公里,平均配速4:25,折算成全馬成績3:06:13! (這一項目的總紀錄,即包括公路、場地和室內於2013年由一個美國人打破,成績是163.785,這是 Kouros 退役多年之後)

此外,100英哩路跑 (11:46:37)、1000公里總紀錄 (5天16:17:00)、1000英哩總紀錄 (10天10:30:36),統統列在 Kouros 的名下。

總結一下:24小時以上和1000公里以上的超馬紀錄,都被 Kouros 壟斷,而且已經長達一二十年無人能撼動。據 Kouros 的個人網站統計,他總共打破上百項世界紀錄。

跑神有個悲慘的童年

圖片來源

Kouros 的童年過得相當艱辛,父親不當他是親生仔看待,Kouros 得不到如其他兄弟的父愛,同母親和兄弟關係一樣疏離。Kouros 只好搬去跟祖父母住,祖父母管教手法十分嚴苛,令 Kouros 放學後不願意回家,他愛獨個兒到運動場跑步,喪跑時流汗水和淚水。但 Kouros 從不抱怨,他學會如何化悲憤為「食力」,逆境使他磨練出頑強堅韌的鬥志。

Kouros 16歲開始練長跑,1977年首馬就跑出2:43:15的好成績,1982年創下2:25的PB。但據 Jurek描述,他看上去根本不像一個長跑高手:黑黑實實,步伐起伏過大,滿身肌肉更像個短跑運動員。

100公里算咩嘢超馬呀!

圖片來源

定義上,任何長過26.2英哩都可以稱為超馬,但 Kouros 認為這只是理論,現實並不如是。即使你完成45,50或是100公里賽,都不能算是超馬跑者,因為它們對那些有擁有跑步天賦和訓練有素的選手更有利。

當跑100英哩,又或12,24小時以上,你展示的是一個獨一無二的運動員。當身體應付不到24或48小時,真正的超馬跑者能忍受睡眠不足和肌肉極度疲勞的折磨。只有到了此時,他們才能「在燃料耗盡之後找到能量」,成為 Kouros 心目中的超馬跑者。

超馬跑者不是跟其他對手競爭,因為他們可能跑在我們的100公里之前或之後,我們是跟大自然﹑時間﹑距離比賽。超馬跑者是用意志而非體力去完成賽事。(Nobody finishes the race with physical power but with mental strength)

在 Kouros 而言,超馬是一種自我昇華的修煉 (an exercise in transcendence),考驗的是一個人的精神品性 (metaphysical characteristics),而不是先天體能或訓練水平。

主辦單位為難跑神,要Kouros用腳「羞辱」對手

圖片來源

全長960公里 (有説是875公里) 的悉尼至墨爾本超馬 (該賽事已於1991年後停辦),是世界上難度最大的超馬賽事之一。1985年,Kouros第一次參加悉尼到墨爾本的超級馬拉松賽事便奪冠,創下5日5時7分6秒的紀錄,打敗之前的紀錄保持人薯仔農夫 Cliff Young。

1985至1990年間,Kouros 幾乎每年必到,僅1986年因腳趾骨折缺席。他取得五戰五勝的輝煌戰績,並於1989年創下5天2小時27分的賽道紀錄。

1988年,大會以「令賽事更有睇頭」作理由,攪手 Charlie Lynn 一星期前向 Kouros 提出遲24小時起步的建議,Kouros 以來不及調查策略為理由婉拒,只答允遲12小時先出發。Kouros 若勝出的話,除了$25,000冠軍獎金外,大會額外撥出$5,000作獎金。

圖片來源

消息公佈時,選手 Brian Bloomer 提出抗議並威脅會帶同其他選手在50英哩牌等Kouros來到先起跑。Tony Rafferty 表示低俗綽頭把比賽變成馬戲團。Michel Careau 認為比賽終歸比賽,是公平競爭。Charlie Lynn 最後利用語言藝術,以安全及吸引觀眾為理由,維持決定。

當 Kouros 在晚上11時起步時,Dick Tout 已跑了120公里。第二天早上,跑神開始發力,每超越一位跑手,Kouros 都會給他一件印有 Yiannis Kouros – Ultra Marathon Man 字樣的 tee恤。Kouros一點都沒有流露「我玩哂」的氣焰,他表現得十分謙卑,他知道作為一個偉大的超馬跑者應展示的風範。

圖片來源

來到第三日,Kouros 已經爬升到第三位,排在 Richard Tout 和 Dusan Mravlje 之後。第四天,Dusan Mravlje 跌到第5位,Kouros 則緊貼在 Richard Tout 後面。第五天,Kouros 瞓了1小時,醒來時鬼打都無咁精神,只差30公里便追上 Dick。

三月廿二日凌晨一時十五分,Kouros 攀升到第一位,當時 Dick 仍在睡夢中,Dick 經理人看著 Kouros 飆過時說「Dick 可以繼續跑去衛冕自己大路之皇的寶座,而 Kouros 始終是全能的跑神,他是希臘神祇的化身,無人能及。」第五天,Kouros 領先 Dick 11公里。Dick 最接近神時的距離是6公里。

三月廿三日,星期三下午4時14分,5,000人見證跑神衝線,時間是5天19小時14分鐘。

某次採訪中,Yiannis Kouros 表達了自己的「信念」─ 好好運用自己潛藏的力量。更認為要找到自己的力量,得先有阻擋、再而學習。也就是這樣的信念使他的心靈、精神都難被阻撓,得以完成了偉大的世界級紀錄。

資料來源:I’ve finally found my hero – The story of the Sydney to Melbourne Ultra Marathons (1983 to 1991) by Phil Essam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跑神之封神篇
關於跑步的,我從Casey Neistat身上學到的20件事 (下)
關於跑步的,我從Casey Neistat身上學到的20件事 (上)
我聽過最「柒」和最「型」的跑步建議
最紅跑者 Youtuber Casey Neistat
Yiu Kwong Chan@Fitz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