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係一名抑鬱症患者。我的長跑故事由2001年患病開始,至2013年正式接觸長跑,2017年11月完成個人首個毅行者100公里。

呢個系列,唔會有全馬sub-2訓練方法,都唔會有山賽攻略,筆者也沒有蝦叔,陳伯行雲流水的文筆,它只是如實記錄了一個抑鬱症慢腳,透過跑步得救的故事。如果浪費了你的時間閱讀,只能說聲抱歉;如果有同路人看了拙作後能踏出第一步改變,自是功德無量。

Episode 0 – 由零之前,一念無明

(來源:電影劇照)

已經唔記得2001年確實發生過咩事,總之在不同的壓力下,到果年11月開始爆煲:集中唔到精神、害怕返工、冇晒動力、唔想見人,成日失眠到天光,但又可以超過24小時唔落床唔食嘢剩係瞓。咁好似好普通啫,好多香港人都係咁㗎啦! 係呀,所以最初去公立醫院精神科,醫生同我傾咗成個鐘的結論都係覺得我乜事都冇,最好藥都唔好嚟攞,咁大個人有壓力咪自己解決囉!

咁呀,咪繼續返下工又請下假,02年夏天仲結埋婚添,幾美滿呀! 鬱乜鬼呀你? 拖拖下一年,到11月終於再爆。身邊成日有朋友問返我有情緒病係咩感覺,我只係記得果陣老婆要輪班,有時好夜先返,一個人在家,走入廚房,望住窗口,切唔切碎 (山界用語,意思自己意會) 其實只係一念之間。


或者錯過咗治療最佳時間啦,總之睇過好多醫生,轉過好多藥,東區醫院精神科病床都瞓過,都有穩定過幾年嘅,但更多時只係反反覆覆,每次發生一啲事影響情緒甚至無端翻發,只會再一次提醒自己幾冇用。印象最深一次係好朋友結婚,好想出席但去到酒樓門口只懂狂哭唔敢入去見人。我曾經以為我這一輩子就要這樣失敗地過。

抑鬱症奪走了我的健康,我的事業,幸好家人不離不棄。到了2013年夏天,當我又一次失業時,無無聊聊唔知痴咗邊條線走落街跑步。烈陽下跑咗一兩k卦? 想死但之後好似幾開心喎! 成個8月斷斷續續咁有跑下。9月入戲院睇咗 ”激戰”,深受感動,尤其喜歡歌曲下賤輝一個人為自己苦苦操練。我唔想到我熄燈果陣連一件值得記得嘅事都冇,我希望完成一次馬拉松 — 我當時認為係天方夜譚的事。

來源:電影劇照

(待續…)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當心跳停在147] 跑步生涯的終結? (一)
母子版 Team Hoyt
跑步啫,你估賽馬咩?
[上海國際馬拉松後記] 我與波士頓的距離是四分五十五秒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
凌凌發
凌凌發 -- 抑鬱症中年人,希望與跑者和同路人在練跑中一同尋找快樂。夢想係60歲後BQ及完成六大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