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是求……? 無論答案是什麼,一定不會是友誼! 比賽,by definition,是定高下,目的清晰不過,求勝。

假設一場路跑有二百人參加,頭三名有獎,雖說唔落場唔知勝負,但大家總會知道個人PB時間,參考賽事往績,會估計到自己的勝出機會。樂觀一點,假設頭二十名會覺得自己有機會勝出,那麼其餘的180名參賽者明知陪跑,為什麼他們仍會報名?

我絕對是其餘的180名,我去年初次參加跑班,目標是一小時內完成10K,即6分披,以這樣的超班水平,明顯地被分派去了C組,慢腳班。C組中有初跑港女、有 auntie、有大叔、有肥仔、有潺仔、同我—即潺得嚟又肥的新手大叔!

參加跑班有三個目的:

  1. keep 住有運動,令自己唔好咁樣衰
  2. 希望一粒鐘跑完10K (但唔知為乜?)
  3. 著得落舊時買的32腰圍西褲

在C組原來我不是最慢,每次衝圈、跑 interval、街跑,我都不是最後一個回來的,感覺良好。賽季開始,每次操練,教練都會問呢個星期邊個有賽事,好讓他設計跑程時配合。每次C組中總有很多人舉手,有大賽事時,例如渣馬或出名運動品牌贊助的,會有過半人參加。心中嘀咕,他們為什麼會參加必輸的比賽?


在友人的鼓勵和同學的壓力下,終於嘗試報名參加比賽。雖然明知不會勝出,但參加了比賽,總希望做好少少成績,而且輸人不輸陣,最容易做得到的是添置較好 gear,Google 和問下同學仔後,入市買好一點的跑鞋、快乾衣、壓力褲、智能運動錶 (見到個個上線都襟下襟下,冇得襟堅樣衰)…,用錢解決到的都不是問題。

輸人不輸陣之二,是跑姿,上得賽道,跑姿不能大媽,跑得慢不是罪,跑到左搖右擺腰灣灣頭嗒嗒,丢人現眼,於是苦練姿勢多過 interval 幾倍。

輸人不輸陣之三,是賽前熱身,各款在跑班中學到的拉筋動作、動態肌力、靜態肌力練習都要在等候區展現一下,show 下自己都食過一兩晚海皇粥麵。

教練說跑班除了改良跑姿、練呼吸、操 interval。要 make PB,平日必要自己儲K數,一星期至少啪番二、三十K,最好有五、六十K。痴鬼線咩,打過五折都頂唔順啦,於是四折交貨!

See,hea 到一點……!

雖則 hea,但練習是最公平的,日積月累,成績一點一滴改善,第一個10K賽跑55分,跟著是54,53,50,到今年做過47。好開心,終於由6分男變做5分男。雖然仍然活在C組!

從去年至今,我參加了超過9場10K路跑,即使有分齡,也未試過頭三位,即是未曾上過大台。但為了在智能錶上的數字,和上報 FB 成績,仍繼續參賽,仍在最後的二百米喪跑衝線博PB,真係有啲傻。

上月參加了一個6K山跑賽事,因一半是路跑,啱路線。當日天氣乾爽,水塘區風景怡人,跑得快意,覺得選對了比賽。衝線回來,正想取回背包離去,見到大會安排了電腦,只需按入選手編號,必可得知時間和排名。上前一按,竟然見到自己在分組跑第二名,Wow,初嘗勝滋味! C組慢腳終於跑上了頒獎台!

求學不是求分數,傻B咩! 比賽要追求成績,至會令人去認真、去操練、改良跑姿、研究裝備、喪跑衝線。正如我以前說過,人生需要戰鬥,雖然不保證勝利!

令我想起龍小菌因打MMA (綜合格鬥) 而作的一首歌:

硬仗
打 從來亦不擅長打仗還喜愛那面容漂亮 模糊在血肉誰敢想
想 從來亦不擅長空想
來跟我到戰場較量 拳風裡打破我的惆悵

汰弱留強 留在戰場 冷酷無常 才是正常
打這一仗 別太善良 一擊即中 哪懼重傷

我赤手空拳去打一場硬仗 打一場硬仗 打一場硬仗
我赤手空拳去打一場硬仗 打一場硬仗 打一場硬仗
我說我要戰鬥 個個笑我太妄想
* * *
認真,唔一定贏,但型囉!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充滿 Kumamoto Surprise 的商場、情場、路跑場 (真實故事改編)
[肥腸毅行前傳] 在水浪窩找到生命的意義
[當心跳停在147] 跑步生涯的終結? (一)
孫立民@Fitz
Fitz Running 跑步

Advertisements
分享
孫立民
孫立民 -- 年紀大,跑齡短,膝頭痛,根又硬。但照登鳳頂踩蚺蛇。強項是不顧 後果,唔怕樣衰。嘗試把山跑路跑精神,帶到職場管理,有興趣者可 到我的FB專頁跑番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