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攞支筆喺心口寫個「勇」字先,如果呢點都做唔到,收啦。一世只能做啦啦隊。

渡海泳又玩完一鑊,呢個比賽獨特嘅地方係,喺手臂、手背、左背都寫出你個號碼,我嘅係:

「6631」

寫呢個號碼除咗識別,其實係相當唔吉利 (當然信仰無咩吉唔吉利),呢個號碼到你安全嘅時候就有時間慢慢去擦甩佢。無機會擦甩佢嘅原因,得一個,你係一條浮屍,因為你咩身分證明喺身,無錯,游水本身就係一個玩命嘅活動。


跑步你可以停,游水係一定要郁,直到永遠。今年由尖咀游到會展,短而清,唔會唔夠力又唔會搞錯方向,但落水嘅恐懼加上賽前頸梗手痹(到今日都未掂),好似有把聲不斷打擊我信心。好在今年教練可以傍住旁邊,睇住我跳,睇住我驚到氣喘,睇住我努力質個頭落水,蛙式條氣唔順,自由式無力可施,一副等窒息沉到未知海深處嘅驚慄,由奇怪溫感嘅海水在我身上漫延。

詩歌式描寫到止為止。

粗d講:「抖唔到氣,會死」

祈咗禱出發,落水前見到一個大大紋身。

「JESUS WITH ME」喺個女士右肩,再默想彼德請耶穌幫佢水上飄,前一晚運動科學講嘅腦內想像練習落水、浸頭,深呼,深吸,都敵不過恐懼。

因為對這個賽事幾個月以來的憂慮,呢刻先真正釋放,就算天時 (夠熱)、地利 (短程)、人和 (有教練),都未能抑制恐懼,唔落水係唔會發出。

你生活有無遇上同樣情況,最實在的情緒要到最關鍵一刻先爆發,生命就是如此奧妙。唯有100%誠實在事前面對面與恐懼搏鬥,並傾盡全力先知敵人有幾強大,自己有幾倔強。

在此鼓勵經常未能完成山賽的何亨與全馬找數又傷膝的ERIC,唯有將恐懼、憂慮同藉口都擺在日光之下睇清楚,才有機會克服,集合過去、現在、將來,三個自己的力量去戰勝,做一次無憾的自己。
今次我第三年渡海泳,唔型唔威唔勁,反而係又一次展示軟弱無助嘅自己。

都係嗰句:

唔驚我就唔會嚟,嚟得我就唔再驚。

或者我落再多海我依然驚,畢竟我29歲學游水,過咗6年,將來未必可以夠找呢條數,我依然次次落,次次驚,輸緊3:0。

但我望住相入面赤身露體嘅我,嗰條疤痕,薄薄胸肌,鬆鬆嘅 Six Pack。我對得住呢個身體的殿。總有一次我可以追返一球。

祝福所有曾經比賽失敗過嘅人,你驚你去你完成。記得每次渡海泳,抹完身都一樣有個號碼印,留低俾自己嘅就係信心。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嘉亨灣與鯉景灣之間
[獅子山精神隊] 致隊員Raymond: 你流鼻血,我流馬尿
山友食飯的九型人格
屋企出發徒步去沙灘?
Law少 許耀斌@Fitz.hk

Advertisements